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以彼之道

第一百五十六章 以彼之道

更新时间:2018-12-10 19:48:27

  跛脚道人没再说啥,一瘸一拐离开了。天快黑的时候,跛脚道人还真从他们村里喊来两户人家,这两户人家,相较而言,比其他那些村民实在了一些,也比较好说话,毕竟他们村里三十几户人家,上百口人,不可能真的一个德行,也有善良的,只是被他们身处的环境所影响了。

  这两户人家,其中一户来了四个人,另一户来了三个,年龄都在十二岁以上、六十岁以下,有男有女。

  萧老道把他们全喊进自己屋里,挨个让他们报出自己的姓名、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,这是送替身必不可少的流程,我太爷则在把每个人的名字、八字、住址写在黄纸上,每个人写一张。

  名字写好以后,跛脚道人到厨房用面粉熬来浆糊,用浆糊将每张黄纸粘到纸人身上,这就等于用纸人代替了活人,这个不论年龄大小,凡是男的就用男纸人,女的用女纸人,至于那些牛车,也用黄纸写上,只写家庭住址和他们家主的名字。如果按照现在的格局来写,就比如拿我来说,家庭住址就写上:河南省新乡市某某县某某乡等等,家主就写我爸的名字,这个,或者粘到纸牛身上或者粘到牛车上。

  做完上面这些之后,萧老道就把这些人打发回家了,临走前叮嘱他们,吃过晚饭以后再过来,凡是梦里被拘了魂的,晚上务必个个到场。

  等这些人走了以后,萧老道问我太爷,“老弟呀,给那位筑城使送纸人,上哪儿送最合适呢?”

  太爷回道:“在他们村附近找个十字路就行,或者,到他们村里找个十字路,等那些拘魂的鬼差来了之后,自然被把这些替身带走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笑了,摆了摆手,说道:“咱要是这么送,就显不出‘汉王爷’的金贵了。”

  太爷一愣,不明白萧老道这话啥意思,萧老道接着说道:“知道汉王爷为啥只抓他们村里人吗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因为他们村里人之前没给汉王爷送纸人。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不对,这只是一方面,纸人事小,主要因为他们村里人不赏脸,叫汉王爷丢了面子,所以才整治他们的,这些仙家,也是要面子滴……”

  太爷闻言,似乎明白萧老道啥意思了,问道:“你想带他们到汉王庙里送替身?”

  “对,咱得把汉王爷的面子给他找补回来不是。”说着,萧老道嘿嘿嘿笑了起来。

  太爷打量了他一眼,心说,这老道士,之前还破口大骂汉王爷呢,现在又要给他找回面子,真猜不透他到底是怎样一个心思。

  晚饭之后,那两户人家陆续赶来了,萧老道招呼他们一声,各自拿上自己的纸人,一起到汉王庙去。

  两家人一听,全都犹豫起来,因为汉王庙离这里三十几里地,再加上天黑路滑,一个时辰不见得能走到。

  萧老道见他们不想去,立马对他们说道:“贫道不让你们白去,等送完替身回来,每人发十个铜板。”

  两家人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萧老道接着又说道:“不过,你们得听我的,到了汉王庙以后,必须给汉王老爷诚心诚意磕头上香。”两家人满口答应。

  随后,由太爷和萧老道头前带路,萧初九和萧十一帮忙扛着纸牛车,一群人拿上自己的纸人,赶去了汉王庙。

  一路无话,来到汉王庙以后,由我太爷和萧老道一起主持法事,把纸人牛车在庙里供了一下,然后,让他们每人给庙里的神像上香磕头,诚心诚意说几句赔罪的话,完事之后,萧老道打发他们先回去了,说是接下来的法事不能给他们看到,要不然替身就会送不出去,叫他们到家以后,找跛脚道人领铜板。

  等两家人走了以后,萧老道招呼太爷他们三个,把纸人牛车全搬到了庙门口,一把火将纸人牛车点着了,根本没有什么后续的法事,萧老道在故意糊弄他们呢。

  烧完纸人牛车,萧老道到庙后的林子里,给庙祝老头儿的坟头烧了柱香,供了些吃食,又念叨了几句:“老香主呀,听说您在那边过的不错,那贫道我就放心了,只是,贫道遗憾呐,多年前您那一饭之恩,我和师弟还没来得及报答呢……”

  回到家里,跛脚道人和卖艺姑娘都还没睡,鬼猴子也在,这几天一直不太平,再加上又住进来了三狗子的老婆和孩子,太爷就没敢让鬼猴子露面,一直让它躲在萧初九和萧十一的房间里。

  跛脚道人见萧老道带着太爷他们回来,就问萧老道,“师兄,帮他们把替身送走了吗?”

  萧老道点了点头,淡淡反问跛脚道人,“你每人给了他们多少铜板?”

  跛脚道人怔愣了一下,停了一会儿,吞吞吐吐说道:“每人给了他们十五个……”

  萧老道顿时把脸沉了下来,愤愤说道:“我就知道!”

  跛脚道人低声说道:“师兄,钱财乃身外之物,再说咱们的钱……”

  没等跛脚道人说完,萧老道顿时大叫:“咱们的钱怎么了,不干净,对吧,师弟呀,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咱们弄来的钱,是要干大事的,等将来有一天,咱们叫他们人人都过上好日子,现在给他们钱又有啥用!”

  跛脚道人看看萧老道,说道:“师兄,你的大事……我其实早就算过了,徒劳无功,到最后……到最后乾坤反转,一场空呀!”

  “什么乾坤反转,你把话说清楚!”

  跛脚道人干咽了唾沫,舔舔嘴唇把话题给转移了,“师兄啊,那两户人家的替身是送去了,可其他那些村民咋办呢?”

  萧老道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圆了,“该咋办咋办,等着呗!”

  众人不欢而散,萧老道死活没从跛脚道人嘴里问出“乾坤反转”啥意思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太爷起床之后,发现萧老道居然从三狗子老婆孩子的房间走了出来,萧老道随后吩咐众人,收拾行李准备离开。

  众人一听,全是一头雾水,跛脚道人疑惑地问萧老道,“师兄,怎么突然又要走呢,那他们村里的事儿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萧老道摆手打断了他,“我叫你走你就走,听我的就没错!”

  太爷这时候也是满心疑惑,不过,等收拾完行李以后,萧老道却迟迟不见动身,坐在屋里悠哉悠哉地喝茶。

  跛脚道人这时不敢再跟萧老道照面儿,就让太爷去问萧老道,太爷来到萧老道屋里,问萧老道,“萧兄,行李都收拾好了,咱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
  萧老道冲太爷一笑,“老弟呀,着什么急呢,坐下来先喝口茶,马上就动身。”说完,依旧不见萧老道有动身的意思,太爷当即明白了,他这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了。

  一直等到快晌午的时候,萧初九推门进来了,“师傅,他们村里那些人又来了,在门口吵着要找您呢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,放下茶盏笑了,“终于来了……”随即招呼我太爷,“走吧老弟,咱到外面看看去。”

  来到院门口,就见门外站着十几个村民,有男有女,领头的,正是之前那位族长老头儿。

  这时,跛脚道人已经在门外了,似乎正是他让萧初九到房间里喊的萧老道,见萧老道出来,跛脚道人走过来低声对萧老道说了一句,“他们是找咱们给他们送替身的。”

  萧老道一点头,低声回了一句,“我知道,你就在边儿上站着,别说话。”

  族长老头儿见萧老道出来,大声对萧老道说道:“道士,你们昨天到俺们村上说,要给俺们送替身,我现在代表全村人答应你,送吧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笑了起来,朝族长老头儿打量一眼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刚把行李收拾好,马上就要离开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族长老头儿就是一愣,萧老道随即扭头呵斥身边的萧初九,“你咋还在这里愣着呢,我不是叫你把马匹牵出来,行李放马背上吗?”

  萧初九顿时哑巴吃黄连,愣了一下以后,连忙回道:“师父您别生气,我这就去……”萧初九一转身,快速朝马棚走去。

  族长老头儿见状,眼神里顿时闪过一丝着急,朝萧老道叫道:“道士,你想干啥,想走,你可别忘了,你是害死三狗子的共犯,不把俺们村里的事儿办完了,别想走!”

  萧老道顿时“哦”一声,说道:“如此说来,昨天送的那两户替身,管上用了,你们听说以后,都找来了,对不?”

  族长老头儿没吭声儿,众村民也没吭声,萧老道朝他们看看,又说道:“想要叫我帮你们送替身,也行呀,咱拿出点儿诚意,这大晌午的,你们一个个跟兴师问罪似的,我欠了你们的吗,可别忘了,你们是在求我,不是我求你们!”

  几句话,说的这些村民脸色数变,族长老头儿闷声酝酿了好一会儿,最后说道:“好吧,你说要我们咋办,拿啥诚意?”

  萧老道一扫众人,大声说道:“你们每家每户,有几个被抓去筑城的,就糊几个纸人,男的糊男的,女的糊女的,对了,还要糊一头牛和一辆牛车,谁家糊好了,我就给谁家送。”

  萧老道这话一出口,众村民顿时炸了锅,纷纷叫道:“昨天你们还到俺们村里说,不用俺们花钱,怎么今天就变卦了。”

  萧老道大声质问道:“谁跟你们说的?”

  众村民纷纷指向了跛脚道人,“就是这个瘸腿道士说的!”

  萧老道朝跛脚道人看了一眼,跛脚道人也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想说啥,萧老道瞪了他一眼,他把话又咽了回去。

  萧老道笑着对众村民说道:“这是我师弟,他说的话要是能算数,那还要我这师兄干啥呢。”

  “啥?你、你们一群无赖……”

  萧老道笑的更厉害了,“你们要是觉得我们无赖,那我们这就走,行李都收拾好了,你们呢,就接着做噩梦吧。”

  族长老头儿闻言,把脸色一沉,恫吓道:“道士,你们敢走出大门一步,我们就抓你们送官!”

  萧老道闻言,露出一脸无所谓,说道:“你们现在把我抓去送官也没用了,我告诉你们,昨天夜里,三狗子老婆带着孩子跑了,没有主犯指认,你们抓我这从犯有什么用,等到了县衙以后,我只要啥都不承认,县太爷拿我也没办法,再说了,我要是进了大牢,看谁还能管你们的事儿,你们就等着天天夜里受罪吧!”

  众村民一听,脸色彻底变了,他们这是占便宜占惯了,利欲熏心,蒙蔽心智,丢西瓜捡芝麻,拿自己致命的弱点去威胁别人的强项,等他们幡然醒悟的时候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引以为傲的资本,其实是被别人拿捏在手里的七寸。

  族长老头儿闻言,恼羞成怒,扭头厉声质问身边的几个年轻人,“三狗子的媳妇什么时候跑的,我不是叫你们在门口盯着他们吗?”

  几个年轻人里,其中一个怯生生回道:“族长爷爷,这大冷天儿的,谁能夜里在外面呆得住呀,昨天他们送纸人回来以后,俺们见没事儿,就都回家了……”

  各位别嫌我啰嗦,我再说几句,这几天,很多人都问我磨铁推出的这个活动,那桃木剑是不是我亲手刻的,这个不是,只是一件带有“末代”字样的桃木工艺品,不过,我看很多人都是想要桃木剑,之前呢,磨铁给我邮寄过来一个桃木剑的样品,我看了看,很一般,我说的一般,是说上面的灵气很一般。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我就一直在前思后想,感觉挺对不住各位热心参与活动的朋友们,要是各位信任我的话,等你们收到桃木剑以后,在微信里跟我说一声,给我邮寄过来,我帮你们祭炼,等祭炼过后,它就不是一件工艺品了。还有那把伞,我可以在伞内部画一道辟邪符、再给它注些灵气,即便将来下雨符被雨淋没了,灵气还在。

  至于那个杯子,不是没办法祭炼,只是祭炼过后就不能喝水用了,普通人经常用嘴唇接触杯子,上面的灵气很快就会消耗光的,我暂时还想不到好的办法。

  或许,有人觉得,我刘黄河这么做,是在为了自己的利益,在和磨铁沆瀣一气卖东西,我不想给自己解释那么多,因为我真想这么干的话,根本用不着磨铁。

201805/17/9205_3502401 201805/17/9205_350240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