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太爷返家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太爷返家

更新时间:2018-12-18 16:01:32

  三天后,太爷几人走出泰安,接近了菏泽地界,太爷一开始不知道,后来问萧老道,这是哪儿,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?这是草稿,明天修改。

  萧老道说,前面马上就要进入菏泽地界,太爷一听,立马儿不同意了,自己进入菏泽,不就等于是去自投罗网吗?

  萧老道之前设计的路线,由泰安出发,经菏泽、过洛阳、走西安,然后,再由西安转入汉中,由汉中进入巴蜀腹地。萧老道的意思,这些地方,全都是中原地带,一马平川,要是不走菏泽,南下的话,路会绕上很远,反之,北上的话,又全都是山路,不适合骑马,会耽误上很多时间。

  萧老道就劝我太爷,只要到了菏泽地面别惹事儿,别引人注意,也别走那些小路,肯定不会给那些山贼响马发现的。

  太爷却死活不同意,太爷不是怕那些响马,而是觉得他自己没脸再回菏泽、没脸面对单雪儿,随着太爷阅历和年龄的增长,他越来越觉得平扫响马山寨那次,用的手段不道义,尤其是欺骗了人家姑娘的感情,自己还很窝囊地对人家姑娘说,自己不会武功,只是一介书生啥的……这些要是传出去,他屠龙大侠的名头就大打折扣了。

  在太爷的坚决反对之下,萧老道改变了路线,北上经开州(也就是现在的濮阳市,与菏泽隔黄河相望),过卫辉,再到洛阳,这么一来,路程稍微远了一点儿。

  十多天后,众人过了开州地界,来到了卫辉府,萧老道就对太爷说,这地方过去是商周牧野大战的古战场,“临阵倒戈”就源于此地,太爷闻言朝周围看看,没什么感觉,但他肯定没想到,几十年后的抗日战争,会迫使他举家迁移,来这里定居。

  出了卫辉府,来到黄河边上,这时候,天色已晚,河面上倒是还有摆渡的艄公,但萧老道的意思,不着急赶路,先在河边找家客栈住下,等明天白天再过河。

  吃过晚饭,太爷一个人走在河边散步,时不时的,思绪万千地朝河对岸看上一眼,不过,黑漆漆的,他什么也看不见,他们现在所处的地界是哪儿呢?

  延津渡口,我高祖没拜王守道为师之前,就是在这一带河面上做艄公的,河对岸,就是我高祖和我高祖母所住的三王庄,距离父母如此之近,太爷心里还能平静才怪呢,再者,在我太爷所住的客栈旁边,就是一个叫“刘庄”的村子,这是我高祖的老家,也是我太爷的老家,后来高祖拜王守道为师,经父母同意,搬到了河对岸的三王庄,和师父王守道住在了一起,一是学艺方便,二是要给已经年近百岁的师父养老。

  在这个“刘庄”里,还住着我高祖的两个亲弟弟,也就是我太爷的亲叔叔,太爷也曾和他们有过来往,而且,在太爷杀了那对奸夫淫妇之后,我高祖的二弟,也就是我太爷的二叔,还帮着太爷隐瞒过官差……(详情请看末代捉鬼人)

  “这位少爷,您要渡河么?”

  突然,从河边传来一个声音,太爷一愣,随即从万千思绪中回了神儿,太爷打眼一看,就见河边停着一支小蓬船,船上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艄公。

  太爷连忙客气地回道:“我不渡河,你再找别人问问吧。”

  “哎。”艄公应了一声,随即叹了口气,“现在这生意,越来越不好做了……”说着,失望地划起船就要离开。

  太爷见状,连忙问了他一声:“福公,你听说过河南岸三王庄的宣义吗,给人看邪事儿的。”

  艄公一听,连忙停下桨,大声回道:“当然听说过,少爷你在这河两岸打听打听,谁能不知道他呀,好人,两口子都是大好人、活菩萨。”

  太爷闻言,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,又问:“那你知道……他们两口子现在过的怎么样吗?”

  “过的怎么样……那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,前一阵子听人说他们儿子逃婚了,把刘师傅气的生了一场大病,你说这刘师傅,给人看事儿不要钱不说,看谁家里穷还倒给人家钱,这么好的一个人,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呢!”

  太爷闻言,无言以对,这就是响当当的屠龙大侠干的事儿,在别人眼里,不过是一个不孝子而已。

  艄公见太爷不吭声,连忙又说道:“少爷,您是不是要找刘师傅看事儿呢,那您就坐我的船吧,我送您过去,刘师傅对俺们家也有恩情,您找他我少收您几文钱。”

  太爷一听,心里一阵动摇。

  就听艄公再次说道:“少爷,我看您是真有事儿,要不您就上船吧,我送您去找刘师傅,要是您身上没带钱,以后给我也行。”

  太爷闻言,鬼使神差地上了船,就在这时候,河岸边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,冲艄公大叫:“等一下,我也要过河!”

  太爷循声看去,是一条瘦弱的身影,因为黑,太爷也看不大清楚,艄公这时讨好似的询问太爷,“少爷,您看这……”

  太爷明白艄公想拉这趟活儿,太爷说了一句,“让他上船吧。”说完,太爷转过身子,看向了远处的河对岸,再次思绪万千,想起了自己父母、想起了小锦、想起了王草鱼、想起了小翠……

  王草鱼和小翠又是谁呢,王草鱼,就是王强顺的太爷,我太爷的铁哥们,也是王小锦的亲哥哥;小翠,是我太爷扫平响马山寨的时候,认的一个妹妹,当时,我太爷被小鬼猴子追杀,他把小翠领到三王庄村头,自己没回家,写了封书信,让小翠拿着书信进村去找我高祖和高祖母了。详情还得看末代捉鬼人。

  艄公把船再次划到岸边,岸上那人迅速上了船,太爷回头瞥了她一眼,就见这人身材不大,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袍,头上戴着一个斗笠,斗笠上缝着遮帘,和鬼猴子平常带的斗笠差不多,遮帘整个把他的脸挡住了。

  太爷看了一眼就把头扭回来了,并没有在意,这时,就听艄公问道:“这位爷,您是要去哪儿呀?”

  就听那人简短地回道:“河对岸。”

  虽然只有三个字,但太爷感觉声音有些不对,好像是故意扯起嗓子装出来的,太爷没再回头看那人,却暗暗提高了警惕。

  一个时辰以后,船来到了河南岸,太爷下了船,回头问艄公,“福公,你着急收工吗?”

  艄公立马儿反问“少爷,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

  太爷说道:“若是不着急收工,在岸边等我半个时辰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艄公闻言,连忙答应,“好的少爷,您尽管去,我就在这里等着您。”

  太爷一点头,从怀里摸出一小锭银子,扔给了艄公,艄公接住银子顿时“哎呦”一声,叫道:“少爷,这都够载您二十回了,您放心,我一定在这里等着您!”

  这时,那位身材瘦小的客人也付了船钱,一声不吭下船离开了,太爷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,走的十分匆忙。

  离开河边,太爷朝不远处看了看,那是一个小村子,这时村子里星星点点的灯火,太爷忍不住一阵悸动,三王庄。

  爹、娘,儿子回来了……

  不过,太爷并不打算回家,他只想隔着院墙悄悄朝院里张望几眼,看看父母是否安好。

  沿着熟悉的道路,太爷在村里三转两转来到了家门口,心里,再次悸动起来。

  到这时,太爷离家出走已经两年了,要不是遇上了萧老道,他可能早已经带着鬼猴子回到家了。

  这时,家里院门居然开着,太爷一看就是一愣,心说,难道爹知道我要回来看他们,故意把院门打开的?

  等走近一看,发现院子里有烛光,太爷连忙侧身躲在了门外,仔细一听,从原来传来我高祖低沉的声音,居然在念口诀。

  太爷屏住呼吸,探头朝里面瞥了一眼,就见自己熟悉的院子中央,摆着一张方桌,方桌上放着香炉、蜡烛、黄纸、桃木楔子等等,方桌后面,站着一个高大憨厚的人,太爷心头顿时一跳,这位,就是我高祖,我太爷的父亲,高大的身材、忠厚的脸庞,看上去慈祥又正直。

  方桌前面,背对着门口,放着一把椅子,椅子上面,捆着一个人,似乎还被勒着嘴,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  方桌一侧,站着一对中年男女,看样子是夫妻俩,太爷见状,原来父亲正在给人做法事,被捆的这人,明显是给啥东西附了身。

  这时,我高祖念完了口诀,伸手拿起方桌上个一根桃木楔子,对被捆的人说道:“你走不走,你要是再不走,我可要扎你咧。”

  被捆的人呜呜几声,似乎不服气,高祖抬手用桃木楔子在被捆这人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下。

  我高祖可和我太爷不一样,他是我们家第一代给人驱邪的师傅,虽然资质差,但他学艺二十年,深得祖师真传,技艺也是最精湛的。

  被捆这人顿时不再挣扎,整个抖了起来,高祖随即绕到他身后,抬手在他脑后风府穴上轻轻一点,这人顿时把头耷拉了下去。

  高祖见状,长长松了口气,对方桌旁边的夫妻说道:“恶鬼暂时给我封住咧,现在,只要把它打出来,收了就成咧。”

  说着,高祖走到方桌近前,从桌上拿起了一张黄纸,不过就这时候,被捆这人突然把头抬了起来,咯嘣一声,崩断了身上的绳索……

201805/17/9205_3505510 201805/17/9205_350551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