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人生如戏

第一百七十九章 人生如戏

更新时间:2019-01-13 2:15:52

  白发老婆婆前面带着路,几个人跟在她后面,在村里左转右转,来到了一个土院子近前。

  院门是虚掩的,老婆婆走过去抬手一推,院门开了,老婆婆随即回头对太爷几个人说道:“家里就我一个人,房子多,够你们住的。”

  太爷闻声就是一愣,卖艺姑娘顿时惊奇道:“老奶奶,您的声音真好听,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。”

  老婆婆朝姑娘看了一眼,呵呵笑道:“都一百多岁啦,还是啥小姑娘呀。”

  老婆婆语气十分老成,声音听着却真的像个小姑娘,清脆悦耳。

  太爷扭头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萧老道扬了一下眉毛,意思好像在说,你别看我,我跟这老婆婆也是刚认识。

  老婆婆领着太爷几个人进了院子,院子里有三座土瓦大房子,老婆婆朝左右两座房子一指,“姑娘住右边,你们几个爷们儿住左边。”说罢,老婆婆又说道:“你们先到屋里歇会儿,我给你们做饭去。”

  卖艺姑娘连忙说道:“老奶奶,我帮您一起做饭吧。”

  老婆婆笑着又看了姑娘一眼,说道:“不用了,你们要是不想在屋里呆着,就先到村里看戏吧,等饭做好了我叫你们去。”

  卖艺姑娘闻言,看向了我太爷,姑娘问道:“秉守哥,你累不累,要不……你陪我一起去看戏吧。”

  太爷没吭声,不过,也没拒绝姑娘,微微点了下头,卖艺姑娘见太爷答应了,顿时欣喜若狂。在姑娘看来,太爷这块木头疙瘩,就要对她开花了,但是,她并不知道,太爷想去看戏是别有目的的。

  放好行李,卖艺姑娘迫不及待催促我太爷,还招呼萧老道几个人一起去。萧老道笑着看看我太爷,又看看卖艺姑娘,说道:“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,走一天的路累了,身子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了。”

  老要饭的也不想去,萧十一和萧初九见萧老道不去,他们俩也不去,唯独小鬼猴子,上蹿下跳跟在了太爷和卖艺姑娘身边。

  很快的,来到戏台子下面,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,两人一猴子打眼朝台子上看去,不过,一眼看过去,卖艺姑娘就“哎”了一声,说道:“这位白袍将军到底是什么人,刚才和一个妖怪打仗,现在……怎么跟一只猴子打上了?”

  就见戏台子上面,白袍将军赤手空拳,正在和一只身穿皮毛戏服,带着一张猴子脸谱的“猴子”对战,你来我往,打的好不热闹,台下的村民,时不时传出几个叫好声。

  太爷看着台上的白袍将军和猴子,轻轻蹙了下眉头。

  一场大战过后,白袍将军和猴子都累了,坐在地上喘起了气,就见白袍将军往怀里一摸,摸出一个烧饼递向了猴子。

  台下的太爷顿时如遭雷击,下意识低头朝身边的鬼猴子看了一眼,鬼猴子这时也正好抬头看向他,一人一猴子,一对眼神,惊愕不已!

  太爷随即低叫一声不好,一把扯起卖艺姑娘,“快走,别看了!”

  卖艺姑娘被太爷扯的一个踉跄,“怎么了秉守哥,怎么啦……”

  “你小声儿,别给这些人听见!”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卖艺姑娘一脸茫然。

  太爷扯起卖艺姑娘走的急急忙忙,“别问那么多,找到萧兄,赶紧离开这里!”

  不过,卖艺姑娘可不是普通姑娘,也有一身的好武艺,被太爷扯着走了几步以后,猛地一甩胳膊,甩脱了太爷,姑娘叫道:“秉守哥,到底怎么了,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!”

  太爷没理会姑娘,担心地朝那些村民看了看,就见这些村民根本没人注意他们,还都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台上,太爷又朝台上一看,冷汗差点儿没下来,就见台上的白袍将军,已经不再和猴子打仗,这时,猴子敲着铜锣,白袍将军摆下场子,一人一猴,打把势卖起了艺……

  太爷连忙再次一扯卖艺姑娘,“先跟我走,离开这里再跟你解释!”卖艺姑娘这时见太爷一脸严肃,不像在开玩笑,立马儿不再问啥。

  两人一猴原路返回,在村里左转右转,转了半天,太爷停了下来,卖艺姑娘愣住了,问太爷,“秉守哥,咱们是不是迷路了,那位老婆婆的家怎么找不到了呢?”

  太爷闻言,看了卖艺姑娘一眼,“走,再回到戏台子那里看看!”

  两个人转身又返回,在村子里又转了半天,终于回到了戏台子下面,这时候,台下的村民还在看戏,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一切都显得很正常。

  太爷看罢这些村民,打眼朝台上又一看,不过,还没等他看清楚,卖艺姑娘惊叫一声:“萧道长,他怎么上了戏台子呢!”

  就见台子上面,萧老道、萧初九、萧十一,正在和白袍将军一起,撬一口大棺材。

  姑娘这时的惊叫声,惊动了他们身前的一些村民,这些村民全都缓缓地把头扭向了太爷和卖艺姑娘,表情麻木地看了太爷和卖艺姑娘一眼,然后,又把头缓缓扭了过去。

  卖艺姑娘见状,脸上微变,小声说道:“秉守哥,这些村民怎么看着这么吓人呢?”

  太爷没吭声,眼睛盯着台上,就见台上的萧老道几个人,把棺材盖撬开了,刹那间,从棺材里冒起一股白烟,随着白烟升腾,从棺材里缓缓坐起一个“人”。

  太爷定睛朝那“人”一看,心里顿咯噔一下,就见这“人”,一身长袍,却长着一颗狐狸脑袋……太爷的眼睛珠子都瞪大了,这不是之前那座墓里的吗?

  坐起来的狐狸脑袋突然开口说话:“尔等凡人,胆敢冒犯吾之仙躯,该当何罪,来呀,绑了!”

  狐狸脑袋一声令下,从后台跑上来几个“孩子”,从这些“孩子”的身高来看,年龄应该和萧十一差不多,不过,一个个也都长着一颗狐狸脑袋,棺材里的是一只老狐狸,这是一群成了精的小狐狸!

  台上的萧老道几个人,这时十分老实,直接跪在地上,那位白袍将军也跪在了地上,小狐狸们拎着铁链一拥而上,把他们捆了个五花大绑。

  这时候,太爷感觉台上已经不是在演戏了,因为捆在萧老道几个人身上的,都是货真价实的真铁链!

  就听老狐狸再次一声令下:“拖下去,都砍了。”

  萧老道几个人顿时被小狐狸们拖到了戏台边缘,脑袋朝前伸着,探出戏台,随后,一个手持大刀的成年狐狸从后台上来了,大步走到被捆的白袍将军跟前,抡起大刀,“咔擦”一下,白袍将军的脑袋从腔子上飞下来,滚落到了台下,白袍将军的身子喷着血,失控地一起栽了下来……

  卖艺姑娘姑娘见状,张开嘴就要惊叫,不过,太爷似乎早有预料,抬手堵住了她的嘴,与此同时,台下传来阵阵欢呼和叫好声,紧接着,成年狐狸拎着带血的大刀,走到了萧老道跟前,抡起大刀就砍。

  “住手!”

  台下的太爷顿时大吼一声,台上的那些狐狸,以及台下的这些村民,全被吼的狠狠一激灵。

  “什么人!”

  棺材里的老狐狸很冷静地喝了一声,太爷连忙示意小鬼猴子照看一下姑娘,他自己分开人群,大步来到了台子下面,把地上白袍将军的人头和尸身看了看,朝台上的老狐狸冷冷问道:“你看我像什么人?”

  老狐狸坐在棺材里打量太爷几眼,冷冷威胁道:“小后生,你少管闲事!”

  太爷一笑,淡淡说道:“我不管闲事,我只想问问台下这位被砍头的将军,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老狐狸轻蔑地瞥了我太爷一眼,慢条斯理问道:“这与你有关系吗?”

  太爷回道:“或许有关系,我怕你杀错了人。”

  老狐狸轻哼了一声:“就算告诉你他的名字,你只怕也没听说过,此人便是,黄河边上作恶多端的刘念道,听说过吗?”

  太爷闻言,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,低喝一声:“你真的杀错了!”太爷猛然从台下跳到了台上,台上大小狐狸都是一惊,太爷二话不说,朝棺材里的老狐狸攻了过去,正所谓擒贼先擒王。

  不过,没等太爷攻到老狐狸近前,旁边的成年狐狸拎起带血的大刀,朝太爷拦腰砍了过来,太爷连忙停下攻势,弯腰后撤,刀刃贴着太爷的脊梁扫了过去。

  躲过大刀之后,太爷一转身,一把捏住了成年狐狸的手腕,咯嘣一拧,成年狐狸顿时痛叫一声,大刀从手里落了下去,太爷手疾眼快,没等大刀落到地上,一把接住刀柄,飞起一刀。

  噗嗤——!

  成年狐狸的脑袋从腔子上飞了下去,顷刻间,台上台下乱成了一团,与此同时,从成年狐狸腔子里喷出的鲜血,溅了太爷一脸,有几滴血居然溅进了太爷的眼睛里,太爷的视线顿时变成了一片血红。

  恍惚间,就见台上台下,全不是人,台上是清一色的狐狸,台下是猪狗牛羊、飞禽走兽、毒蛇老鼠……

  太爷擦眼睛的功夫,这群玩意儿化作乌云鸟兽散,四下奔逃起来,太爷扭头朝棺材那里一看,老狐狸还在棺材里坐着,腿脚似乎不方便,几只小狐狸正慌慌张张从棺材里往外拽它。

  太爷拎着大刀走了过去,几只小狐狸见状,惊叫一声,撇下老狐狸全跑光了。

  太爷走到棺材近前,二话不说,像个杀神似的举刀就砍,棺材里的老狐狸连忙求饶:“大人饶命!大人饶命!”

  太爷缓缓放下了大刀,他本来也没想砍老家伙,只想吓唬吓唬它,太爷冷冷问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  感谢师妹的百元红包,感谢“暖暖的阳光”的百元红包。

  正文结束。有件事一直忘说了,磨铁周围这个,就是桃木剑、雨伞杯子,年前不行了,前几天编辑跟我说了,因为数量较多,需要等到过完年了,还有,为了不让我麻烦,等周围做出来以后,磨铁先统一发给我,我祭炼过后,再全部邮寄回磨铁,由磨铁再挨个儿邮寄给读者,这么一来,我这边的压力就小了,要不然,我这边要花去很大一部分精力和时间。各位别着急,多等等,就算你们不相信磨铁,至少要相信我,凡是参加活动的,绝对不会漏掉任何一个人。万一将来真的把谁漏掉了,磨铁那边又没有物品了,我给你们想办法,绝对不会让参加活动的每一位读者失望的。再说一句,活动已经过去了,人数也定过了,错过的朋友,只能等下次了,可能将来还会有类似活动的吧。

201805/17/9205_3517586 201805/17/9205_351758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