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戏终梦醒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戏终梦醒

更新时间:2019-01-19 23:53:19

  太爷朝萧老道几个人看看,彻底懵了,到底哪是幻境,哪是现实呢!

  太爷浑浑噩噩地从前台下来,走到了后台,就见后台也是用幕帐围起来的,上面还有顶棚,就像个简易的窝篷,里面放着一张桌子,几条高脚板凳,桌子上面花红柳绿,放的全是画脸谱用的胭脂水粉。

  太爷进了后台之后,萧老道几个人就帮着他把身上的行头解了下来,随后,卖艺姑娘招呼太爷,“秉守哥,你坐在那凳子上,我帮你卸妆。”

  太爷这时候,已经麻木不想去思考了,行尸走肉一样,走过去坐到了凳子上,卖艺姑娘拿起绢帕之类的东西,沾着水在太爷脸上擦了起来。

  一会儿的功夫,卖艺姑娘冲太爷笑了笑,“好了。”说着,递给太爷一面铜镜,“你自己再看看还有哪里没擦干净。”

  太爷接过铜镜,放到眼前一看,浑身顿时一哆嗦,慌乱地大叫一声:“我的头呢!”

  就见铜镜里,太爷居然没有头,只有一副身躯……这也就是我太爷了,换成别人,一口气经历这么多诡异离奇的事儿,可能早就疯掉了。

  旁边萧老道几个人闻言,全都围拢了过来,“怎么了,怎么了,出啥事儿了?”

  太爷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问道:“萧兄,你老实告诉我,我是不是还在幻境里?”

  萧老道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,说道:“老弟呀,你到底是咋了,啥幻境呀,是不是这出新戏把你唱出毛病了?”

  太爷闻言,脑子都接受不了了,麻木地问道:“什么新戏?”

  萧老道闻言,居然露出一脸迷茫,说道:“就是咱刚才唱的那出新戏呀,咋了,你刚唱完就忘了呀?”

  太爷上下打量了萧老道几眼,反问道:“萧兄,咱什么时候改行唱戏了?”

  萧老道顿时越发迷茫,说道:“老弟,你这话啥意思,你老哥我唱了几十年的戏了,从来没改过行……”

  太爷一听,差点儿没一巴掌把萧老道拍翻在地上,大叫道:“你一个盗墓的,什么时候改唱戏了!”

  “盗墓?”萧老道露出一脸惊悚,“诛九族的事儿我可不敢干,老弟呀,我看你是累了,赶紧回去歇歇吧。”

  太爷站着没动,打眼扫了扫身边的众人,除了萧老道以外,老要饭的、卖艺姑娘、萧初九、萧十一,还有小鬼猴子,全都围在他身边,眼睛直勾勾看着他,好像不认识他了似的。

  太爷冲老要饭的问道:“大叔,你还记不记得你是干什么的?”

  老要饭的一愣,朝萧老道看了一眼之后,不答反问:“刘兄弟,你这到底是、是怎么了?”

  太爷把眼睛一瞪,“别问我怎么了,你说,你是干什么的!”

  “我、我在戏里拉弦子的呀。”

  “拉弦子的?你不是看风水的吗?”

  老要饭的露出一脸茫然,“我、我啥时候看过风水呀,我要是会看风水,还拉弦子干啥呀……”

  太爷一听,好悬没一巴掌也把他拍地上。

  幻境,肯定还在幻境里!

  这时,就听萧老道无奈地说道:“老弟呀,看来这出新戏,你是入戏太深了,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戏文里的刘念道了?”

  太爷顿时一愣,立马儿问道:“我不就是刘念道吗?”

  萧老道闻言,哈哈大笑起来,“老弟呀,你看看,我说对了吧,你就是入戏太深了,你咋会是刘念道呐。”

  “那我是谁?”太爷冷冷问道。

  萧老道一脸正色说道:“你是刘纯呀,几年前,你和这只猴子……”说着,萧老道朝旁边的小鬼猴子指了指,接着说道:“你和这只猴子来我们戏班子里偷了几个烧饼,被我们逮住,我见你们俩可怜,就收留了你们,谁成想,你底子好,天生唱戏的料儿,几年的功夫,

  你就成了咱们班子里的台柱子……”

  太爷闻言,这说的什么呀,大声辩驳道:“不可能,我不叫什么刘纯,我叫刘念道,我父亲刘义,母亲蔡清君,我出生在三王庄,在尉氏县长大,文武双全,下河屠蛟龙,上山剿响马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太爷还没说完,萧老道、老要饭的、卖艺姑娘等等,包括鬼猴子在内,全都大笑起来。

  “老弟,你醒醒吧,你说的都是戏文里的。”萧老道抬手一指自己,“你看老哥我,在戏里扮的是个盗墓的老道士,叫萧本宣……你再看看你师妹。”萧老道又一指卖艺姑娘,“她在戏里扮的是一个卖艺姑娘,一直跟着你,还有这位拉弦子的老哥,因为咱人手不够,在戏里扮了一个看风水盗墓的……”

  太爷闻言,脑子里“嗡”了一声,“萧兄,你是说,我的过去……都是我在台上唱的戏?”

  萧老道一点头,“对,人生如戏亦如梦,现在戏唱完了,你的梦也该醒了……”

  太爷闻言,失魂地坐回了凳子上,不过,他这时候发现,自己手里还拿着那面铜镜,忍不住又放在眼前一照,就见镜子里,出现了一张陌生的脸。

  太爷心头一跳,这是谁,这难道就是我吗?抬手往脸上摸了一把,分外的真实,难道,我真的是入戏太深,把真正的自己给忘了吗?难道,我真的是一个戏子吗?

  “吃饭了,班主,叫上你的人,上俺们家里吃饭吧。”

  帷帐被撩开一个口子,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老婆婆,满头白发,太爷一看,不正是之前那位老婆婆吗?

  老婆婆跟萧老道打过招呼以后,笑着来到太爷跟前,“小后生,你唱戏的太好了,我都看迷糊咧,就跟真的似的……”

  太爷朝老婆婆瞅了一眼,心说,我比你还迷糊呢……

  戏班子里不止萧老道几个人,还有四五个陌生人,太爷不认识,不过,应该也是戏班子里的人。随后,一群人跟着老婆婆,到了老婆婆家里。

  太爷打眼一看,破院子,三间破房子,跟自己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。

  院子里,架在一口大锅,锅里煮着面条,戏班子这些人似乎都饿坏了,抢着拿碗到锅里盛面条。

  太爷朝他们看看,站着没动,没一会儿,萧老道端着一碗热气腾腾放面条过来了,“老弟呀,这出新戏可是全靠你唱下来的,辛苦了,老哥我专门给你盛了一碗饭,赶紧趁热吃!”

  太爷没接碗筷,问了萧老道一句,“萧兄,你的行李放在哪儿了?”

  “啥?行李?”萧老道反问道:“你是我说那个放换洗衣裳的包袱么?”

  太爷点了点头,萧老道抬手一指,“不就在左边那屋子里嘛。”

  太爷一听,这才接过碗筷,不再理会萧老道,萧老道也没在意,转身又盛饭去了。

  太爷朝他看看,趁他不注意,放下碗筷,溜进了左边屋子里,就见屋子里,放着好几个包袱,太爷分不出哪个是萧老道的,把几个包袱挨个解开摸了一遍。

  之前那只白毛老狐狸说了,他们在古墓里拿出一样东西,那东西不能凡人能拿的,太爷就想在行李里找一找,他这时候,不相信自己叫什么刘纯,但凡,又找不到一丝一毫能证明自己的线索,只能从这里找突破口了。

  一会儿的功夫,太爷把几个包袱全翻了一遍,但是,里面除了衣裳,再没别的。

  不过,就在太爷把衣裳放回包袱里的时候,从萧老道一件衣裳的袖兜里,掉出一个物件儿,指甲盖大小,圆滚滚、黑漆漆的,像是个珠子。

  太爷从地上捡起来,拿在手里看了看,看不明白是个啥东西,这时候,房门响了,萧老道走了进来,“老弟呀,你不吃饭,跑屋里来干啥呢?”

  太爷不答反问,把珠子摊在了萧老道眼前,“萧兄,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
  萧老道朝珠子看看,又看看太爷,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的,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在你衣裳兜里找到的。”

  “啥?在我衣裳兜里……你没事儿翻我衣裳干啥呀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咱们不是唱戏的,咱们是盗墓的,这颗珠子,应该就是你从墓里拿出来的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,落出一脸不屑,“老弟呀,你还没从戏里出来呢,赶紧醒醒吧,那是咱唱的戏,现在戏都唱完啦!”

  太爷并不理会,追问道:“那这颗珠子怎么解释呢?”

  “这……这我怎么知道呢。”

  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,就是从你衣裳的袖兜里掉出来的。”

  萧老道露出一脸无奈,“好,你说是从我袖兜里掉出来的,那你把它给我吧。”

  太爷犹豫了一下,不过,还是把珠子交给了萧老道,他想看看萧老道接下来要怎么说。

  萧老道接过珠子,看了看以后,招呼太爷,“老弟,你跟我出来。”

  两个人离开屋子来到院里,萧老道扭头在院子里找了找,在灶台旁边,找到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棍。萧老道拿着木棍对太爷说道:“老弟,既然你说这东西是我从墓里拿出来的,那说明它是个值钱的东西,你看好了。”说着,萧老道把珠子放到地上,抡起棍子砸了下去。

  “咔吧”一下,珠子被砸了个粉碎,从里面冒出一股青烟,萧老道又对我太爷说道:“看见没有,咱是唱戏的,不是盗墓贼,这东西,也不是我的,我不稀罕!”萧老道的意思,我把它砸了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候,不知从哪儿传来“轰隆”一声,顿时,整个天地剧烈晃动起来,没一会儿,就见地面和天空像冰块碎裂似的,一块块碎裂开来,众人顿时全都大惊失色,紧跟着,脚下的地面也碎裂了,所有人悬空着朝下掉去……

  不知道朝下掉了多久,太爷感觉身子落到了地面上,睁开眼一看,满天的星斗。

  太爷缓缓从地上坐起了身,还没等他回神儿,耳边传来萧老道的骂声:“奶奶的,真是邪了门儿了,居然做梦当了戏班的班主……”

201805/17/9205_3520330 201805/17/9205_352033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