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切皆报

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切皆报

更新时间:2019-01-24 0:21:55

  听完老妇人儿子的事儿,除了萧老道以外,其他人全都气愤难平。

  萧老道吃完手里的大饼,拍了拍手上的大饼沫子,对众人说道:“都吃完了吧,吃完就启程吧。”

  众人闻言,相互看了一眼,卖艺姑娘问了一句:“咱就这么走了呀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那能怎么样,人各有命,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命,咱管不了。”

  太爷说道:“现在还不能走,我刚才答应了这位大婶,要把他儿子找个好地方埋了。”

  萧老道朝太爷看了一眼,说道:“埋这位大姐的儿子可以,不过,不能再招惹当地人,咱是出门求财的,不是给自己到处树敌的。”

  太爷点了点头,转而问老妇人,“大婶,您儿子的尸体,现在还在河里吗?”老妇人抹着眼泪点了点头。

  太爷说道:“那好,那您能不能带我们过去,现在就把您儿子的尸体捞出来,找地方埋了。”

  老妇人又点点头,从凳子上站起了身,太爷这时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萧老道一脸无奈,他明白太爷看他啥意思,也从凳子上站起了身,嘴里说了一句:“好吧,贫道就陪刘大侠再做一次好事!”

  老妇人到里屋收拾了几个床单,这是用来裹尸体的,随后,她在前面带着路,太爷几个人跟在她后面,很快地,几个人走出村子,来到了河边,太爷问老妇人他儿子的尸体沉在了哪儿,老妇人顺着河朝前指了指。

  顺着河朝前走了没多远,就见前面人影晃动,河边还停着一辆牛车。

  太爷几个人顿时警惕起来,难不成,晚上还有人看守尸体?随后,几个人躲在了河边一处土丘后面,就见前面总共四个人,两个人在岸上,两个下到了河里,河里那两个,似乎在水里摸着什么东西。

  过没一会儿,河里那两个人,从河里拖上来一个人,显然是具尸体,长长的头发朝地上垂着,从身形来看,还是个女人尸体。尸体身上,捆着一块大石头,四个人一起动手,把石头解了下来,然后,放在了牛车上。

  卖艺姑娘见状,低声问了一句,“他们要把尸体弄哪儿去?”

  萧老道闻言看了姑娘一眼,没吭声儿,老要饭的压低声音说道:“看样子,他们是在偷尸体,他们这一带……土地贫瘠、连年干旱,很多人连件像样的衣裳都穿不上,更别说娶媳妇儿了,这几个人将尸体偷走,只怕是……是要对尸体做龌龊之事。”

  “什么?”卖艺姑娘一听,浑身战栗起来,“太可恶了,不行,不能让他们这么做!”

  姑娘“腾”一下从藏身处站了起来,太爷伸手把她拉了回来,低声道:“这里离他们村子太近,不宜动手。”

  就见河边四个人将尸体抬上车以后,他们也坐上车,赶着牛车顺着河离开了。

  等牛车走远以后,太爷扭头对萧老道说道:“萧兄,大婶儿子的尸体就麻烦你们几个了,我去把牛车上的尸体追回来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卖艺姑娘叫道。

  萧老道朝太爷和卖艺姑娘看看,淡淡说了一句,“小心一些,若非罪大恶极,就别要他们的命。”

  太爷答应一声,带着卖艺姑娘追了过去,路上,为了谨慎起见,太爷和卖艺姑娘都用布把脸给蒙上了。

  很快的,两个人追上牛车,太爷拦在了牛车前面,卖艺姑娘则堵在了牛车后面,车上的四个人见状,似乎有些搞不清状况,赶车的人问了一声:“你们想干啥?”

  太爷冷冷说道:“把车上的尸体留下,我放你们离开。”

  赶车的顿时叫道:“凭什么,尸体是我们花钱买来的!”

  牛车后面的卖艺姑娘叫道:“你们真不要脸,想对尸体做什么!”

  车上另外一个人叫道:“我们想做什么不关你们的事,赶紧把路让开!”

  太爷冷哼了一声:“要么把尸体留下,要么把你们的命留下。”

  车上四个人一听,全从车上下来了,卖艺姑娘大叫一声:“秉守哥,不用你动手,我来!”说着,姑娘气呼呼朝四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这四个人,都是年轻力壮的男人,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小姑娘,其中一个叫道:“你们别不讲理,这是王四老婆的尸体,是他卖给我们的,我们给了银子的!”

  “你们少废话!”姑娘大叫一声,已经来到四人跟前,不由分说就动上手了,四个男人见状,连忙还手,结果,四个大男人打不过一个小姑娘,一会儿的功夫,全被卖艺姑娘打翻在地。

  这时,卖艺姑娘喘着粗气,看着地上四个哀嚎的男人,又骂了一句,“不要脸的人就该打!”

  太爷走了过去,冷冷对地上四个人说道:“你们还不快滚,还想再挨打吗?”

  地上一个人说道:“是谁让你们来的,是不是王四,我们给了他银子了呀。”

  太爷说道:“用银子买一具尸体,你们是不太要脸了。”

  另一个说道:“王四愿意卖,我们愿意买,我们怎么不要脸了?”

  卖艺姑娘叫道:“你们还敢说你们要脸,四个大男人,要对一具尸体……要对尸体……”

  四个人看着卖艺姑娘气愤的样子,露出一脸茫然,太爷见状,感觉有些不对,问道:“你们买尸体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其中一个回道:“我家兄弟早年去世,我们买尸体回去给他结阴亲的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太爷和卖艺姑娘相互看了一眼,误会了,也算是被老要饭的话给误导了。

  不过,太爷这时反应极快,太爷说道:“我们确实是王四派来的,王四现在反悔了,要我们把尸体追回去,至于你们的银子,你们找他要去吧。”

  四个人一听,相互看看,极不甘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不过,见太爷和卖艺姑娘不好招惹,牛车也不再要了,相互搀扶着离开了,离开的时候,还放下一句狠话:“回去告诉王四,俺们兄弟不是好惹的!”

  等他们走远以后,太爷和卖艺姑娘走到牛车跟前一看,就见车上是一具满身淤伤的女尸,惨不忍睹。

  卖艺姑娘痛心地说道:“打成这样儿,还要把尸体卖掉,那王四也太可恶了,秉守哥,这事你不能不管!”

  太爷没吭声儿,脱下长衫,给尸体盖在了身上,“走吧,先把尸体拉回去再说。”

  当太爷赶着牛车回来的时候,萧老道几个人已经把老妇人儿子的尸体,从河里捞了上来,而且,已经用床单裹好,就等着太爷两个人回来呢。

  几个人一碰头,太爷把劫尸体的经过,简单说了一下,萧老道听完,居然淡淡一笑,太爷觉得,他好像又有什么鬼主意了。

  女人的尸体,被老妇人和卖艺姑娘用床单裹了起来,和老妇人儿子尸体一起放到车上以后,老妇人看着牛车上的两具尸体,嚎啕大哭起来:“你们生前没在一起,死了,可以在一块儿咧……”

  几个人连忙劝她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万一给村里人听见,尸体就别想再弄走了,老妇人闻言,连忙止住了哭声。

  牛车赶回老妇人家里,把老头的尸体也裹了一下,一起放在了牛车上,然后,几个人赶着牛车,老要饭的负责找的穴地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找来找去,居然找到了百狐坡。

  老要饭的拿着罗盘一看,对几个人说:“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。”

  老妇人一看,脸色都变了,大叫着问我太爷,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太爷连忙招呼老要饭的,赶紧换块地方,人家就怕埋在这里,你找了半天还是找到了这里。

  这时,萧老道朝百狐坡看看,说道:“这不就是咱们之前醒过来的地方嘛,看来,这里确实是块风水宝地,连那些成了精的狐狸也过来凑热闹。”

  老妇人这时候痛哭起来,生怕太爷几个人把她儿子和她男人埋进去。

  几个人也没敢多停留,赶紧离开了,依着萧老道的意思,他们家里已经没人了,找再好的穴地也没啥用,找一个能让亡灵安泰的穴地就行,于是,几个人原路返回,在他们村子附近找了块地方。老要饭的说,这块地方虽说不怎样,但可以让亡魂安息,以后,可以早日投胎。

  众人忙活半夜,终于把老妇人一家人埋下了,老妇人趴在坟头,一阵痛哭,等她哭够了,整个人显得更加失魂落魄,太爷看她这时的样子,已经生无可恋了。

  将老妇人劝上牛车,拉回家里以后,萧老道问老妇人,王四的家在哪儿?老妇人浑浑噩噩地跟萧老道说,村西第二家,最大的宅子就是,萧老道随即吩咐萧初九,把那辆牛车栓到王四家门上……

  忙活大半夜,众人又饿又累,之前那么点儿食物,根本就没吃饱,萧老道在妇人家里找了找,找到半缸高粱米,熬了一锅黏糊糊的米粥,众人吃过之后,就在老妇人家里睡下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太爷几个人醒了一看,居然没见着老妇人,太爷让卖艺姑娘到里屋一看,老妇人死在了床上……

  萧老道给老妇人看了看,对众人说,老妇人因气衰而亡,人活着就是因为有精、气、神这三样儿在,老妇人因为伤心过度,精气神全部消耗没了,身上已经没啥再能支撑她活下去了……

  就在众人打算把老妇人的尸体抬出家门埋掉的时候,村里传来了吵闹声,吵的还挺凶。

  萧老道顿时笑了,招呼众人,老妇人的尸体先不着急埋,到村里先把热闹看了再说。

  众人一听,吵架有什么热闹好看的,萧老道说,这热闹必须去看,看完就明白了。

  几个人一起出门,来到他们村子西边儿,这时候,已经不再吵架,就见十几个人正围着一个人追打,没一会儿,那人被打翻在地,不再动弹,满头满脸都是血。

  太爷朝打人的这十几个人一看,里面有几个看着分外眼熟,旋即一愣,这不是昨天买尸体的那几个人嘛。

  太爷当即想了起来,昨天他们临走的时候,留下狠话,说他们不是好惹的,今天应该是带着人过来找王四的麻烦了,被打翻在地这个,无疑就是王四了。

  太爷随即扭头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怪不得萧老道昨天让初九把牛车栓到王四家门上呢……

  这时候,旁边有个看热闹的村民大叫:“不好了,王四被人打死了!”

  打人的那些人一听,立马儿停下动作,似乎这才意识到打死人了,一哄而散。很快的,看热闹的村民找来了王四的几个哥哥和弟弟,众人围上去一看,王四确实死了,脑瓜盖都给打裂了。

  萧老道在旁边笑道:“不是不报、时辰未到,时辰一到、一切皆报呀……”

201805/17/9205_3521841 201805/17/9205_352184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