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黄河渡口

第二百六十一章 黄河渡口

更新时间:2019-05-07 6:41:36

  这时,太爷抬头朝房梁上的鬼猴子看了一眼,就见鬼猴子趴在房梁上睡的正熟,看来,它也着了道儿了。

  将房门关上,太爷从地上把高小姐拎了起来,拎到一张椅子旁,放在了上面。

  高小姐这时候,满脸惊惧,挣扎几下,眼泪流了出来,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
  太爷这时,对她再没有半点儿怜惜之心,伸手将堵在她嘴上的布团拽下,“高小姐,没想到咱们这快就见面了。”

  太爷话里带着讽刺和冷意,高小姐顿时哀求起来,“哥哥,你别误会,我不想杀你,我、我方才只想吓吓你,真的没有杀你的心思。”

  太爷轻哼了一声:“我刘念道从来不杀女人,我也不想杀你。”

  高小姐闻言,轻松了口气,谁知道太爷话没说话,太爷又说道:“我会把你交给萧兄,听凭他发落吧。”

  高小姐顿时紧张起来,“哥哥,你不能把我交给那恶道士,他会杀了我的,哥哥,我求求你,我知道你是个大好人,我求求放了我吧,我给你为卑为奴、做牛做马,伺候你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太爷抬手把布团又给她塞回了嘴里,高小姐再次挣扎起来,流着哀求的眼泪看着太爷,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  太爷最见不得这个,虽然长了一颗杀人不眨眼的心,却遗传了我高祖悲天悯人的基因,太爷转身拿上蜡烛,不再理会高小姐,低头在屋里找起了两仪阴阳剑。

  两仪阴阳剑之前被高小姐从自己腰里抽出,后又被店小二带来的人夺去,眼下,应该还在店小二三个人手里。太爷挨个把地上的店小二三个人看了看,顿时满心疑惑,剑居然没在他们任何人手里。

  蹲在地上,用蜡烛又朝周围地面上照了照,也没看见两仪阴阳剑的踪迹,太爷心里顿时纳闷儿,难道是蓝儿姑娘和他们打斗的时候,被蓝儿姑娘夺去了?

  太爷又一寻思,记得蓝儿姑娘离开的时候,手里啥也没拿呀,就在这时候,椅子上的高小姐“腾”一下站了起来,与此同时,她身上的绳子脱落了下来。

  太爷蹲在地上扭头朝她看了一眼,顿时明白了,肯定是蓝儿姑娘收拾店小二三个的时候,两仪阴阳剑跌落在了地上,被她偷偷拿去,现在,她趁自己不备,用剑割断了绳子。

  没等太爷从地上站起身,高小姐抄起两仪阴阳剑朝太爷冲了过来,挥手就是一剑,太爷连忙就地翻身,避开了剑锋,由于动作幅度过大,手里的蜡烛熄灭了,客房里顿时一片漆黑。

  等太爷眼睛适应黑暗的时候,高小姐拎着两仪阴阳剑冲到了门边,太爷豁然从地上站起,大喝一声:“把剑留下!”

  高小姐被喝得一个激灵,拉开房门跑了出去,太爷拔腿就追,谁知道,没追出两步,小腿被人一把搂出了,“小美人儿,你还想往哪儿跑呀。”

  太爷一听,当即大怒,这应该是地上店小二他们三个醒了过来,反腿一脚,“咚”地一声,搂住太爷小腿的人被踢得溜着地面滑行出去,重重撞在了墙面上,估计不死也残了。

  这么一来,耽误了一些时间,等太爷追出客房的时候,高小姐下了二楼,到了客栈大厅,正在慌乱地拔客栈大门上的门闩。

  “你还想跑!”太爷一个纵身,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,高小姐见状,顿时惊叫一声,两只手攥着两仪阴阳剑的剑柄,可劲儿朝太爷甩了过来。

  太爷站着没动,两仪阴阳剑打着旋儿落在了太爷脚边,太爷弯腰把剑从地上剑了起来,这时候,噗通一声,高小姐将厚重的门闩从客栈房门上拔了下来,显然是用出了吃奶的劲儿。

  拉开大门,高小姐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,太爷收好两仪阴阳剑,追出门外一看,高小姐居然朝黄河边跑去,或许是想到河边找渡船。

  太爷给自己提上一口气,从后面追了起来,很快地,追到黄河渡口,不过,渡口附近并没有船,高小姐顺着河又朝下游跑了起来,不过,跑出去没多远,被太爷赶上了,高小姐后头朝太爷看了一眼,突然停了下来,面对太爷,背对黄河,大叫道:“你别过来,你、你再过来,我就跳下去!”

  太爷停下了追撵的脚步,朝高小姐身后看了看,滚滚奔流的黄河水,高小姐这时所站的位置,刚好在地面与河面的一个断层上,像悬崖似的,只要拧身朝后一跃,就会落进河里。

  太爷说道:“高小姐,我们本来放了你一条生路,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呢?”

  高小姐这时候,已经穷途末路,冷冷看着太爷,歇斯底里地大叫道:“弑兄杀父之仇,岂能不报,姓刘的,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

  太爷一点头,“好,那你想过没有,被你父亲贩卖致死的无数少女,又该去找谁报仇呢?还有你们家的军师,那位算命的老瞎子,他也被你们害得家破人亡,他到你们府上做军师,就是想给他儿子一家三口报仇,得知你父亲死讯之后,他大仇得报,撞墙而亡,尸体被我们埋在了王屋山下……你父亲,你哥哥,你们整个高家,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,你真的还想为你家里人报仇吗?”

  高小姐闻言,脸色缓和了一些,“好吧,哥哥,我们家里人是犯下了罪孽,他们是罪有应得,那你现在,能不能放过我,我以后不会再为他们报仇了。”

  太爷闻言,不为所动,一脸面无表情,“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?”

  高小姐闻言,看看太爷,又回头看看身后的黄河水,说道:“我、我可以对黄河发誓,我若是再找你们报仇,就叫我掉进黄河里,做一个永世不得超生的淹死鬼!”

  太爷闻言犹豫了一下,高小姐连忙再次哀求,“哥哥,你再饶我一次吧,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你们报仇,我去找个老实人家嫁了,以后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太爷舔了舔嘴唇,就在这时候,渡口方向传来萧老道的喊叫声:“老弟,千万别放她走,快抓住她……”

  闻声,太爷扭头朝上游的渡口方向看了一眼,就见两条身影正朝自己这边快速跑来,看身形,一个是萧老道,一个卖艺姑娘。

  不过,等太爷转回头再看高小姐的时候,高小姐居然一拧身子,纵身一跃,跳进了滚滚东流的黄河里……

  萧老道和卖艺姑娘很快赶了过来,和太爷并排站在一起,面向河面,看着滚滚东流的河水,萧老道长长松了口气,“总算又除了一患!”

  太爷扭头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问道:“斩草真的有必要除根吗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么,有其父必有其女,咱这回要是再放了她,她还会对咱们下手,这种人,与其让他们活在世上,不如让他们早早超生。”说着,萧老道扯了太爷一把,“走吧,别看了,趁着天还没亮,回去再补一觉。”

  三个人原路返回,走到渡口的时候,萧老道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就知道客栈有问题,谁知道千防万防,还是栽了跟头。”说着,萧老道朝身边的卖艺姑娘看了一眼,“这次若不是有蓝儿姑娘,咱们几个都得报销在这客栈里。”

  卖艺姑娘闻言,朝萧老道笑了笑,萧老道微微一蹙眉,问道:“蓝儿,自打你复活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就不见说一句话呢,还有那饭菜里下的药,你怎么就没事呢?”

  卖艺姑娘依旧不说话,还是对萧老道笑了笑。

  太爷这时候说道:“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,高小姐为什么知道咱们会住在这家客栈,还提前收买了店小二。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这个还不简单吗,咱们住的这家客栈,是整个渡口最偏僻、客人最少的一家,试想,咱们带着几箱子金银财宝,敢往人多眼杂的大客栈去吗?其实……”萧老道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其实这次的事儿,要怪就怪你给她的两锭金子!”

  “金子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她肯定是用金子收买了店小二,或许收买了不止一家的小二,还有给咱们饭菜里下的药,无色无味,肯定是高家采花贩卖人口时所用的秘药,这个高小姐,应该也清楚他们家干的啥龌龊勾当,要不然她身上咋会有药呢!”

  太爷一听这话,顿时恍然大悟,后悔之前不听萧老道的、后悔之前放过了她,还给了她金子。这时,太爷终于想明白了,那位高小姐死活想让自己带她走,估计就是想趁机给自己几个人饭菜里下药,把自己几个人一锅端了。

  回到客栈,太爷三个人先到客栈后院看了看马车,这时,萧初九和萧十一也醒了过来,两个人拎着家伙什儿在马车里坐着。

  萧老道问了他们几句,两个人都说没事,随后,萧老道领着太爷和卖艺姑娘回到太爷房间,就见店小二三个还在房间里,其中一个,被太爷踢了一脚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,店小二和另外一个战战兢兢蹲在他身旁。

  萧老道领着太爷两个一进门,店小二和另外一个“噗通”就跪地上了,“道爷,我们知错了,求道爷开恩,您让俺们在客房里等着不许离开,俺们就一直等着您呐,道爷,今天这事儿,您可不能报官呐……”

  萧老道闻言,朝店小二三个看了看,“很好,你们还挺听话,只要不与我等为难,我们同兴镖局自然不会与你们为难。”说着,萧老道从身上掏出一个钱袋子,袋子里鼓鼓囊囊的,“这是三百五十两银子,你们每人一百两,还有五十两给你们朋友治伤,收了银子之后,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,只要你们自己不说,我们更不会对他人提起。”

  店小二两个人闻言,不但没被追究,还得了银子,惊喜不已,连忙给萧老道磕头。收下银子之后,两个人抬起地上的伤号,离开了客房。

  太爷这时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萧老道一笑,“我被蓝儿姑娘救醒之后,就来你房间看了看,刚好遇上他们抬着伤号想要离开,我就把他们拦下,问明了情况,让他们在客房里等着。记住,明天一早,起床赶路,咱们就当啥事儿都没发生过……”

  第二天一大早,几个人连早饭都没吃,套上马车,在店小二怯生生的目送之下,离开了客栈,随后,在渡口找到一条大商船,直接将马车赶上商船,渡过了黄河。

201805/17/9205_3562706 201805/17/9205_356270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