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味前行

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味前行

更新时间:2019-06-13 9:16:32

  太爷顺着河边看了看,发现自己右手河岸边,每隔三四尺远,就会有一个朝前走的鞋印,好像有人沿着河边朝右手方向走去,不过,黄土地空旷无比、一马平川,这人为什么非要沿着河走,又为什么非要留下鞋印呢,太爷连想都没想,很明显,鞋印是故意留下的。

  太爷抬头朝天上又看了看,天上依旧一片湛蓝,没有太阳,也没有云彩。在心里掐算了一下时间,从自己走下山坡来到这里,大概已经过去一个半时辰,这时萧十一应该已经与萧老道接上了头,或许已经爬出山洞,正朝这边过来了。

  想到这儿,太爷回头朝身后远处的林子看了看,郁郁葱葱的,就像一道绿色屏障,不过,并没有看到半条人影。

  太爷不是一个喜欢等待的人,他不想停在河边等萧老道他们,在河边做了一个标记,沿着河岸,顺着鞋印走了起来。

  整片大地上,除了黄土地,只剩下太爷身边这条不会流动的河。说也奇怪,河岸边、河水里,连棵水草都没有,光秃秃的,黄土地与河水泾渭分明,甚至,太爷发现水里似乎也没有生命迹象,没看见一只鱼虾。

  朝前大概走了四五里地,河面变的越来越宽,最后,整个河面一望无际,再也看不到河对岸。除了这条河,周围还是一马平川,地面上没有一根草一棵树,简直就是一块死地,不过,河边的鞋印还在,继续向前延伸着。

  顺着河边又往前走了能有一里多少地,这时候,太爷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河面上有些异常,河岸边似乎漂着一个小红点。

  再往前走,红点越来越大,最后看清楚了,河岸边停着一条红色的小蓬船,船身、船篷整个儿全是红的,就像被鲜血浸泡过似的。太爷还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蓬船,而且还是在这毫无生机的不毛之地,感觉异常诡异。

  等再走近一点,太爷发现蓬船的船头上,坐着一个人,这人一身黑衣,在蓬船的衬托之下,显得特别咋眼。

  太爷加快脚步的同时,也提高了警惕,诡异的空间诡异的河,这时又诡异地出现一条红船和一个诡异的黑衣人。

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  太爷很快来到了红船近前,红船就像这里的河水一样,停在河岸边静静的,整个空间就像时间静止了似的。

  太爷打眼朝红船上看去,就见船头的黑衣人一身黑色长袍,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斗笠,双腿盘在船头,脑袋朝下耷拉着,黑斗笠刚好遮住他的脸面,看不到面目,不过,从黑衣人这身打扮来看,不像是摆渡的艄公,没有哪个艄公会穿长袍。

  这时候,黑衣人似乎正在船头打盹儿,身子一动不动,只有后背轻微起伏着。太爷低喊了一声:“请问这位老哥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  黑衣人没动,似乎已经睡熟了,走了这么远的路,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人,太爷当然不想轻易放弃,太爷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:“这位老哥,请醒醒,在下有事相问!”

  喊罢,停了一小会儿,黑衣人似乎醒了,身子一动,缓缓把头抬了起来,抬起头的同时,抬手在嘴角抹了一把。

  太爷朝他一看,这是一个肤色黢黑的中年人,能有四十岁出头,满脸的络腮胡子,相貌算不上和善,但也不令人厌恶。

  中年人用擦过嘴角的手,又揉了揉眼睛,惺忪地看了太爷一眼,“来啦?”

  不温不火、轻描淡写地俩字,却让太爷为之一愣,忙问:“这位老哥,你难道认识我?”

  中年人从船头站起,长长伸了个懒腰,“不认识,不过,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。”

  “等我?”中年人这话,让太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问道:“你既然不认识我,怎么会在这里等我呢?”

  中年人笑了,中年人的肤色虽然黑,牙齿却挺白,中年人反问道:“小兄弟,你这一路上过来,看见第二个人了吗?”太爷摇了摇头。

  “既然没有别人,那我就是在等你了。”

  太爷一听,这是什么歪理,耐下性子问道:“那请问老哥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  中年人看看太爷,似乎对太爷的问题提不起丝毫的兴致,长长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什么地方呀?你既然能来到这里,你自己还能不知道吗?”

  太爷顿时一脸茫然,中年人又朝太爷看看,说道:“我只管摆渡,上船我把你渡到对岸,你自己去问吧。”

  太爷闻言,冷冷打量了中年人几眼,一副吊儿郎当、玩世不恭的样子,感觉这家伙,不可信任。

  “那就多谢老哥了。”太爷没上船,也没再理会中年人,想继续往前走,不过,等他低头在河岸边上一找,之前的鞋印居然截止在这里,前面再也没有了。

  太爷只好又问中年人,“请问这位大哥,在我之前,你有没有摆渡过一个身穿青色长裙的漂亮少女……”

  “有!”太爷话音还没落,中年人脱口就说有,可以看得出来,他连想都没想,这让太爷心里产生了一丝质疑。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呀!”中年人似乎来了精神,“小兄弟,赶紧上船吧,我给你渡到对岸,你就能看见她了。”

  太爷一听这话,心里更加质疑,太爷跟着萧老道行走江湖也有两年了,像这种信口开河、满嘴糊弄事儿的人,太爷也见过不少。

  太爷当下一寻思,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,但又怕他说的是真的,自己再错过去了,太爷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,那姑娘长什么样子、多大年纪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中年人迟疑起来,吞吞吐吐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,长的像仙女下凡,年龄……十、十六七八九岁,穿着一件、一件……刚才你说她穿着一件什么颜色的裙子来着?”

  太爷一听,差点儿没冲上船头,把中年人扔进河里,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人,怎么还像是个白痴呢!

  太爷再没兴趣搭理中年人,继续朝前走了起来,中年人这时却有些不依不饶了,大叫道:“哎,年轻人,你不能再往前走了。”太爷没搭理他。

  中年人又着急地大叫道:“真的不能再走了,快回来上船吧,要不然你可就回不来了。”

  太爷闻言,脚下没停,回头瞪了中年人一眼,“小爷我不是吓大的,倒是你,好自为之吧!”

  “哎呦,你这年轻人,咋就不听话呢,你要是再往前走,我可就撑船离开了,到时候,你想过河都过不了了!”

  太爷嗤笑一声,心说,上了你这白痴的船,指不定把我载哪儿去呢!

  很快的,太爷走远了,身后,只剩下中年人的大呼小叫,最后,太爷隐约听他说了一句:真是个怪人……

  顺着河又朝前大概走了半里地,太爷错愕地发现,地面的土由浅到深,逐渐变成了红色,河水也由浅到深,变成了黑色,并且,河水开始流动,还一层层翻着浪花。

  继续再往前走,隐隐约约地,不知从哪儿传来野兽的咆哮,天空似乎也黯淡了下来,不再是湛蓝色,成了灰蒙蒙的颜色,就好像乌云盖顶,要下雨了似的。

  再往前走,河面上阴风怒号、大浪滔天,岸边的红土地都被大浪拍打的一颤一颤的,阴风、巨浪、加上野兽疯狂的咆哮,让太爷感觉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这时,太爷耳边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秉守啊,你不能再往前走了。”

  太爷闻言,立马儿停了下来,朝自己身边左右一找,空无一人,怎么回事儿?

  太爷大声问了一句:“谁在跟我说话?”

  没人回应,一连又问了好几声,声音再没响起,太爷站在原地犹豫起来,说真的,他这时候心里也没底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河水里荡激起一层大浪,从远处铺天盖地朝岸边砸来,太爷见状,并没有远离岸边闪躲,因为这些浪很奇怪,虽然能冲到岸滩,却拍不到岸上,只能导致岸上的地面随之颤动,好像河水与土地之间,有一层看不到的结界分隔着,又好像河水与地面是在同一空间的两个世界,相邻却不能相通。

  太爷放眼朝前面看看,前方的世界越来越暗,最后暗的什么也看不见了,太爷这时也感觉到,再往前走的话,可能会越来越凶险,且不说此起彼伏的野兽咆哮声,单就脚下的颤动地面和旁边拍击的河水,自己恐怕就很难应付。

  太爷一转身,想原路返回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大不了回去被那白痴奚落一顿,然而,当太爷想迈起脚步往回走的时候,发现血红的地面犹如泥潭,紧紧吸住了自己的双腿。

  怎么回事?太爷一咬牙,提上一口丹田气,真像从泥潭里拔腿似的,勉强将左腿抬起来,吃力地朝前迈了一步,紧跟着,太爷又去抬右腿,不过,右腿还没等抬起来,河面上一个大浪拍来,“啪啦”一声,整个把太爷的身子给吞没了,河水砸在太爷身上,犹如石板一样,所幸水是软的,要不然骨头都得被砸碎了不可。

  太爷身子一个趔趄,好悬没被大浪拍趴下,怎么回事,刚才浪水不是拍不上岸么?

  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,终于把右腿抬起来,朝前迈了一步,不过就在这时候,身后传来一声长长的咆哮,听上去距离还挺近,太爷循声回头一看,就见身后不远处,出现无数双绿幽幽的鬼火,太爷心里顿时一沉,因为这些不是鬼火,而是野兽的眼睛……

201805/17/9205_3578009 201805/17/9205_357800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