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杀人越货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杀人越货

更新时间:2019-07-22 16:22:08

  太爷一听,顿时恨得牙根直痒痒,都是女鬼在作怪,不过,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。

  一撩门帘,太爷冲了进去,低喝一声:“不错,小爷我就是来杀你们全家的!”

  一声下去,女人顿时“啊”地惊叫一声。

  这章写的不是太好,改天再修改。

  内室里,乌漆嘛黑,所幸太爷已经适应了黑暗,就见从内室床上,坐起一胖一瘦两条人影。

  “什么人,你、你要干什么……”王财主惊悚道。

  太爷并不答话,快步冲到床边,一剑捅向床外的王财主,王财主顿时一声惨叫。

  里面的瘦人影,也就是王财主老婆,又要尖叫,太爷抬手一掌,砍在她的后背,将她砍晕了过去,紧跟着,两仪阴阳剑在王财主脖子里一抹,脖子被捅出一个大窟窿,王财主躺在床上死于非命。

  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火把光亮跟着映进屋里,“老爷,夫人,你们怎么了?”

  太爷朝外面看了一眼,这是巡逻家丁听到喊叫声过来了,太爷一寻思,迅速掏出身上的火折子,把床边的蜡烛点着了。

  屋里有了光亮,外面的巡逻家丁又喊道:“老爷,您没事吧?”

  太爷快速将床上王财主的尸体扯到地上,用被子盖上,又揪住王财主的老婆,在她人中上狠狠一掐,妇人猛地抽了口气,缓缓转醒。

  太爷没等她回神儿,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这时,外面的巡逻家丁又喊叫了一声:“老爷,夫人,你们没事吧,没事就回句话。”

  太爷当即压低声音对妇人说道:“想要活命,就让外面的家丁离开!”

  妇人这时都快吓傻了,眼神一低,朝床下看了看,就见床下的王财主身上盖着被子,被子下面一滩血,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惊惧,想要惊叫,嘴却被太爷捂着,身子不由自主哆嗦起来,眼泪都下来了。

  “老爷、夫人,你们要是再不回话,我们就要冲进去了,惊扰到老爷夫人,可别怪罪我们。”

  太爷一听,把满是鲜血的两仪阴阳剑架在了妇人的脖子上,“听到没有,让这些家丁离开,小爷我饶你一命!”

  妇人惊慌失措地点了点头,太爷小心翼翼松开了妇人的嘴,妇人长松了一口气,吓得连嘴唇都在哆嗦,妇人朝窗外看看,哆哆嗦嗦颤声说道:“你们、你们退下,我、我和老爷都、都没事……”

  外面的家丁似乎不相信,问道:“夫人,您和老爷真的没事吗?适才我们听到房间里传来喊叫声。”

  妇人朝太爷看了一眼,又说道:“真、真的没事,是我做噩梦在喊叫,没事了,你们……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  “是夫人,小人们就不打扰夫人和老爷休息了。”

  脚步声传来,巡逻家丁离开了。

  妇人这时候,惊恐地看着太爷,“这位好汉,您、您可以杀了我们两口子,求求您,放过我们儿子……”

  太爷把两仪阴阳剑从妇人脖子里拿了下来,在盖着王财主尸体的被子上蹭了蹭血,转头朝整个屋里看了一眼,问道:“你的首饰盒在哪儿?”

  妇人一愣,说道:“好汉莫不是想要金银?你想要多少,我可以给你。”

  “首饰盒哪儿?”太爷没理会妇人这话。

  妇人又是一愣,说道:“我、我没有首饰盒。”

  “胡说!”太爷又把两仪阴阳剑架进了妇人脖子里,“小爷我不杀女人,不过,今日可以破裂一次,老实告诉我,首饰盒在哪儿!”

  妇人立刻带上了哭腔,哭道:“好汉,我真的没有首饰盒,你要杀我,那就杀了吧。”妇人说着,眼神儿居然朝床边一个方箱瞟了一下。

  太爷当即一抬手,又把妇人劈昏了过去。

  转身来到方箱近前,就见上面还挂着一把精致的金锁,挥起一剑,金锁被短剑砍成了两截。

  打开箱子,里面放的全是女人的衣服,将衣服全部扔出来,就见在箱子子底儿,有个绸缎包裹的包袱,个头比枕头稍微小一点儿,太爷将布包拿出来,打开上面的绸缎,露出一个紫檀木的长匣盒子,盒子上面也挂着一把小锁,太爷伸手将锁拧断了。

  打开盒子,接着灯光一看,里面放着十几样首饰,头上戴的、手上戴的等等,太爷在里面翻找了一下,就见有个嵌着宝石的金钗,分外惹眼,宝石在灯光照射之下,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流动,太爷连忙把盒子扣上,从身上掏出一张“封”字符,贴在了盒子上面。

  收起盒子,离开房间,太爷想返回王家少爷的房间,不过,还没等走到房子近前,就见从王家少爷房间里,溜出来四个人,正是萧老道师徒三个和那名受害女子。

  四个人溜出来以后,直奔太爷这边,看他们那架势,好像要去王财主的房间。

  等他们接近之后,太爷在暗处低喊了他们一声,萧老道朝太爷这边一看,领着三个人和太爷汇合在了一起。

  萧老道问太爷:“怎么样了老弟,宰了王财主没有?”

  太爷点头,反问:“王家少爷呢,死了没有?”

  萧老道回道:“死了,初九一刀给他捅透了。”

  太爷说道:“那咱们就离开这里吧。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别着急呀,好不容易才问出他们家金银藏在哪儿,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。”

  太爷一听,真拿这萧老道没办法,朝旁边的姑娘看了一眼,说道:“那姑娘怎么办,难不成也要她跟着咱们一起冒险吗?”

  萧老道闻言顿了一下,说道:“老弟,你是不是不太乐意老哥我杀人越货?”

  太爷没吭声儿,萧老道又说道:“要不这样儿吧,找金银财宝的事儿,你就别管了,你带着姑娘先到外面等我们。”

  太爷有些担心萧老道师徒,但不想杀人又劫财,上前一把拉住了姑娘,“你跟我走!”

  姑娘这时候,整个人都想傻了似的,任人摆布,太爷拉着她和萧老道师徒分开了。

  不说萧老道师徒,单说太爷,拉着姑娘来到后墙根,见周围没有巡逻的家丁,将女子拦腰抱起,送上了墙头,紧跟着,太爷翻到墙外,在墙外接住姑娘,两个人来到了墙外巷子。

  这时,墙外巷子里静悄悄、黑漆漆的,太爷和姑娘在巷子里等了约莫能有两炷香的时间,墙头传来响动,萧老道师徒三个也从里面翻了出来。

  两厢一碰头,迅速离开巷子,朝拴马匹的地方跑去,一边跑,萧老道一边抱怨太爷:“王财主的他老婆你咋没杀呢?”

  太爷回道:“我从不杀女人。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差点儿就坏了咱们的大事儿,他们家的金银财宝,就在他们床下,等我们把财宝箱子拖出来的时候,他老婆醒了……”

  太爷忙问:“你们把她杀了吗?”

  萧老道回道:“没有,我叫初九给她捆上了,不过,她看见我们师徒三个的模样儿。”

  太爷说道:“看见又能怎么样,大不了咱们以后不再来这里就是了。”

  很快的,几个人赶到拴马的地方,不过,这时城门已经关上,想要出城必须等到第二天天亮了。

  太爷和萧老道一合计,王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明天一定会报官,到时候,再想出城可就难了。

  不过,太爷脑子里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地方,带着萧老道几个赶了过去。

  等到地方以后,众人下马一看,萧老道愕然地问太爷,“老弟,你是要带我们躲进县衙么?”

  太爷点头,“这里最安全的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慌慌张张跑过来一个人,“砰砰”敲起了县衙的大门,“出事儿啦,快开开门呀,我们家老爷和少爷被人杀啦!”

  闻言,萧老道和太爷都是一愣,萧老道看向太爷说了句,“这就是不杀女人惹下的麻烦。”

  太爷没吭声儿,带着萧老道几个绕到县衙后门,翻进了院里,这时,从前院快步走来一名衙役,在县太爷房门口喊叫起来:“老爷出大事了,王家父子被人杀了。”

  喊了两声,房间里传来灯光,没一会儿,县太爷衣衫不整地打开了门,“你说什么?”

  来人抱拳禀报:“老爷,王家老爷和少爷,被人杀死在了家中,财物也被抢劫一空,杀人者是前些时日的那名蟊贼,还有三个道士打扮的人,抢走了所以财物,王家的管家此时正在前厅候着呢。”

  县太爷一摆手,“走,即刻升堂。”

  县太爷和来人慌慌张张离开了,等他们走没影之后,太爷带着萧老道师徒,以及那名姑娘,来到县太爷的房间门口,太爷轻轻一推房门,房门是虚掩着的,屋里的蜡烛也没熄灭。

  几个人轻手轻脚钻进房间,随手房门关好,太爷把外屋的蜡烛吹灭了,这时,里屋传来县太爷老婆的声音:“老爷,你又回来了吗?”

  感情县太爷的年轻老婆也被吵醒了,太爷走到里屋门口,低声说了一句:“你家老爷没回来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谁?”里屋的夫人顿时惊呼一声。

  “我,夫人近日可好,在下来是回来拿衣裳的。”

  太爷这一声下去,里屋的妇人慌了:“你,是你……”

  太爷说道:“夫人您别怕,在下不会伤害你们母子的。”说着,太爷招呼了萧十一,“你进去把她捆起来。”萧十一这时还算是个孩子,猫身钻进了里屋。

  里屋的妇人顿时惊叫起来,“你们、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太爷回道:“我们不想干什么,为了不让您惊动府衙里的人,只好先委屈您一阵了。”妇人不敢在吭声儿。

  太爷几个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萧十一从里屋出来了,给太爷点了点头,随后,几个人坐在外屋等上了。

  等了能有一个时辰,县太爷回来了,推开门,走进屋里,嘴里自言自语疑惑地说了一声,“蜡烛怎么灭了?”

  话没刚落,“哗啦”一声,提前站在门后的萧初九和萧十一,狠狠把房门关上了,与此同时,太爷冷冷说了一句:“蜡烛被我吹灭的。”

  “谁?”县太爷顿时一激灵,惊叫一声,很快地,县太爷回过了神儿,“又是你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王家父子,也是你杀的吗?”

  太爷淡淡回道:“是我杀的。”

  县太爷闻言,声音有些发颤了,“你、你又来我这里做什么?”

  太爷说道:“你别怕,冤有头债有主,既然已经杀了王家父子,我便不会再为难你。”

  “你、你不会又想叫我内人送你出城吧?”

  太爷顿时笑了,“正有此意……”

201805/17/9205_3590514 201805/17/9205_359051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