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空棺之变

第三百五十一章 空棺之变

更新时间:2019-09-16 14:23:01

  “偷尸嘞?”高祖愣了一下,没等高祖反应多来,太爷紧接着说道:“偷去尸体结阴亲,这在南方十分多见,尤其是早亡的年轻女子,十之八九都会被偷去。”

  高祖顿时皱了下眉,若有所思,太爷看出了高祖的异常,忙问:“爹,小锦下葬之后,三王庄和附近村上有没有结阴亲的人家儿?”

  高祖闻言,看了太爷一眼,露出犹豫之色,太爷顿时着急,“爹,您到底知道些什么,说出来呀!”

  高祖叹了口气,终于开口说道:“南村有个张大户,平日里不积德,仗势欺人,一连生了五个闺女,有人说他会绝后,谁知前些年,他的四房给他生下一个小子张大户五十岁得子,高兴的不得了,不过,那孩子一生下就有病,张大户带着孩子到处看病,还来咱家里让我看过,我看了之后就跟他说,你这么辈子净干坏事没积德,这孩子是来讨债的,讨债鬼转世,活不长久……张大户听了骂了我几句,没过几年,那孩子就夭折了……”

  说到这儿,高祖顿了一下,接着又说道:“小锦去世前几天,张大户又过来找我,说是那孩子鬼魂回家里闹人,我就跟他到家里看了看,果然是那孩子,我做了场法事,把孩子送走了……我记得,当时张大户还问我,用不用给孩子结个阴亲啥的?我说,孩子这么小,结啥阴亲呀,不用结。”

  “后来我就回了家,过了没几天,小锦病重去世了,小锦去世的当天,那张大户又来咧,缠着我又问孩子结阴亲的事儿,他说孩子一个人在那边孤苦伶仃的,给他结了阴亲,泉下也好有个伴儿,问我该咋结阴亲。”

  “当时,小锦刚去世,我心里难受,我说他,未满十五岁的小孩子,结啥阴亲呀,没听说过给小孩子结阴亲的,他听我这么说,扭头就走了……小锦下葬之后,没过几天,我听人说,张大户又找了别的师傅,不知道从哪儿弄家里一具女尸,给那孩子结了阴亲……”

  高祖说完,太爷眼睛顿时瞪大了,“这不是恩将仇报么,那张大户家在哪儿!”

  “你想干啥?”高祖的声音稍微大了些,恐怕惊动了灵棚外面的人,连忙朝灵棚布帘门看了一眼,见没啥动静儿,低声对太爷说道:“不许去惹祸,再说了,小锦的尸身不见得就是他们家偷的。”

  太爷一脸哀痛加无奈,朝空棺材看了看,问我高祖:“那您说现在怎么办?”

  高祖说道:“延津县衙里还有我认识的人,我到县衙去一趟。”

  太爷闻言,顿时不屑道:“算了吧爹,去县衙里报官,还不如咱们自己查呢!”紧跟着太爷又说道:“要不这事儿您就别管了,您打了一夜的更,也累了,您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高祖闻言一脸担心,“我能睡得着么,小锦的尸身没咧,你现在又要去惹祸,从小到大,你没一天叫我安生的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候,灵棚外面一阵吵闹,“宣义,宣义,你给俺们出来!”

  高祖顿时一愣,眉头又皱紧了,连忙吩咐太爷,“村里那三位长辈来咧,你呆在这里别出去!”

  太爷闻言剑眉一挑,屋漏还偏逢连日雨了,来得正好,正满肚子火气没处撒呢!

  高祖看出了太爷的心思,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不许出去,敢出去我今天就用家法!”说罢,高祖大步走出了灵棚。

  灵棚里,太爷就听高祖给几个老人低声下气地解释,几个老人则大呼小叫、不依不饶,说什么,你儿子不懂事,你也跟着不懂事,就算你儿子河里杀过龙王爷又咋样儿,规矩就是规矩,谁也不能改,有本事让你儿把俺们几个老骨头也杀了……

  太爷闻言,心里火气更胜,我高祖人老实、没脾气,他们就可这劲儿的欺负。

  太爷几次想出去,但是,看看王小锦空荡荡的棺材,他又忍了下来,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对付这几个老家伙。

  太爷随即转念一寻思,走到撬开的棺材盖跟前,两膀一较劲儿,把棺材盖抱起来放回了棺材上,随后,用撬棍将上面的铆钉砸了进去。

  太爷砸铆钉的声音,从灵棚传到外面,外面的人顿时安静下来,没一会儿,太爷撩开门帘,从灵棚走了出来。打眼一扫灵棚周围,众多村民在灵棚门前围成一圈,为首的,正是之前那三个老家伙。

  太爷没理会他们,在人群里找到王草鱼,大声招呼了王草鱼一声:“草鱼,喊那些杠子工过来,把小锦的棺材抬回乱葬岗。”

  王草鱼一听,先是一愣,随后急眼了,大叫道:“咋了秉守叔,都这节骨眼儿咧,你又改主意了么?”

  太爷不再理会王草鱼,朝三个老家伙看了看,赔笑道:“三位长辈说的是,我不该坏了老祖宗立下的规矩,小锦的坟不迁了,我这就埋回去。”

  三个老家伙一听,顿时意得志满了,拄拐棍的老家伙大声说道:“这就对了么,改老祖宗的规矩,那就是在跟全村人过不去,谁敢改咱们几个就不依谁!”转而,老头儿对我高祖说道:“宣义呀,以后你要还好好教育你这儿子,别叫他再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咧。”

  高祖连连点头称是,同时,偷眼朝太爷看了一眼,高祖似乎明白太爷的用意了。

  这时,白胡子老头得意地对围观村民叫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啥呐,还不快去抬棺材,埋回去!”

  王草鱼站着没动,那些杠子工朝太爷看看,太爷没吭声儿,他们顿时一窝蜂钻进了灵棚。没一会儿,将棺材用绳子捆好,抬了出来。

  白胡子老头儿又招呼他们,“快抬回去,埋了吧。”

  杠子工抬着棺材离开了,三个老头儿似乎还有些不放心,将灵棚门口布帘撩开,全都钻进灵棚里看了看,见灵棚里只有一口空空的新棺材,这才放心地离开了。

  太爷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。

  随后,那些披麻戴孝哭灵的人围了上来,问太爷,这棺材又抬回去了,还用不用再哭灵了呢?

  太爷明白,他们关心的不是能不能哭灵,而是还能不能领到赏钱,太爷对他们说道:“棺材和灵棚不都还在这里么,你们该怎么哭怎么哭,赏钱一文不少你们的。”

  众人一听,全都高了兴,跪在灵棚前面,高兴地哀嚎起来……

  我高祖、我太爷、王草鱼、小翠,四个人离开灵棚,回到家里。

  王草鱼没有回他自己家,追到着太爷追到院里,扯着太爷的衣裳质问太爷,“秉守叔,这到底是咋回事儿,咋又让他们把棺材抬回去咧,你真怕了那仨老家伙了么?”

  “我怎么会怕他们。”太爷很平静地解释道:“你们抬回来的棺材是空的,小锦的尸身不在里面。”

  “啥?”王草鱼一听,露出一脸难以置信,“小锦的尸身咋会不在棺材里咧,跑哪儿咧?”

  我高祖和小翠这时进了屋,太爷随后低声问王草鱼,“南村的张大户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王草鱼点了点头。

  太爷又说道:“你现在到他们村上打听打听,看张大户几年前死的那儿子埋在了哪儿。”

  王草鱼眨巴了两下眼睛,一脸困惑,“打听这个干啥啊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小锦的尸身应该是被人偷去结阴亲了,我现在怀疑,小锦跟张大户的儿子埋在一起。”

  “啥?他娘的张大户,我现在就找他去!”

  太爷连忙说道:“你别声张,只管去打听,只要打听到了,咱们今天晚上就把小锦的尸身找回来!”

  王草鱼狠狠一点头,“中,我这就去!”

  太爷连忙又吩咐他,“不许对任何人说,也不能让张大户发现你在打听他儿子的坟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,等把小锦的尸身找回来以后,我饶不了他们家。”

  太爷说道:“他们家的事儿你不用管,我自有办法收拾他们。”

  王草鱼走后,太爷进了屋,这时,高祖已经把小锦尸身被偷的事事情,告诉了我高祖母,高祖母双眼含泪,一边说小锦可怜,一边说我太爷不懂事,辜负了这么好一个姑娘。

  太爷跟我高祖母打了声招呼,随后对我高祖说道:“爹,儿今天心情不好,家里还有酒吗?”

  高祖朝太爷看了一眼,“不许喝酒,喝多了又要出去闯祸!”

  太爷说道:“咱爷俩喝,不会喝多的,离开家这几年,我一直没陪在您身边,今天想陪您喝几盅。”

  高祖闻言,叹了口气,这时候,全家人心情都很沉重,高祖随即吩咐小翠,让她到偏屋拿来一坛老旧。

  父子两个,配着家里存放的老花生米,就这么借酒浇愁地喝上了。

  我高祖年龄大了,再加上一夜没怎么合眼,几杯酒下肚,晕晕乎乎地醉了,这时,太爷问我高祖,“爹,咱家给人看事儿这么多年,我有一点一直想不明白。”

  高祖醉眼朦胧地朝太爷看了一眼,太爷打小不喜欢驱邪驱鬼这行当,主动询问这些事儿还是第一次。高祖挺欣慰,硬着舌头说道:“你……有、有啥不明白咧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咱们驱邪驱鬼,把那些鬼收住之后,都送到哪儿了呢?”

  高祖一听,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不孝子,送到了哪儿你都忘了么,你很小的时候我都告诉你咧!”

  太爷讪讪一笑,说道:“这些年……我都荒废了。”

  高祖轻轻一拍桌子,“这手艺传给你,真是对不起我师父咧……”说着,高祖给太爷苦口婆心解释道:“活人撞鬼,那是因为鬼留在了阳间,咱们把鬼收住以后,做法事、开阴门,就把它们送到了阴间,活人在阳间,鬼在阴间,这才阴阳正道。”

  太爷点了下头,又问:“那要是被送走的鬼,还能不能再回到阳间呢?”

  高祖这时候真的喝多了,“回来干啥呀,接着祸害人么,不过……也不是不能回来,只要做场法事,就能再给他们招回来。”

  太爷闻言,连忙问道:“招回来的法事怎么做?”

  太爷这话一出口,高祖顿时一愣,酒似乎清醒了一些,“你、你问这个干啥?”

  太爷连忙拿起酒坛,又给高祖倒上了,说道:“我想把小锦的魂魄招回来,我对不起她,我想给她当面赔罪。”

  高祖一听,眼圈泛红了,高祖是个十分重情义且又憨厚的人,说道:“亏你有这份心,好吧,我教给你阴间招魂的法子,等招上来给她陪过罪之后,务必要把她送回去,要不然会出大事儿的……”

201805/17/9205_3606068 201805/17/9205_360606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