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赶尽杀绝

第三百五十四章 赶尽杀绝

更新时间:2019-09-22 11:10:46

  “不许叫!”太爷把两仪阴阳剑又架进了男子的脖子里,“再叫把脑子给你割下来!”

  男子脸色大变,一手捂着裆部,一手捂住了他自己的嘴。

  “跪下!”

  男子惊骇地朝太爷看看,或许见太爷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儿,老老实实跪在了地上。

  太爷扭头朝屋里一找,在床边看见一条凳子,还算干净,拎过来坐在了男人眼前,“说,一年前你们去过三王庄吗?”

  男子忍着疼,又朝太爷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。

  太爷眼神一低,朝男子裤裆瞥了一眼,说道:“我看你下面没割干净,不如在来一剑。”

  男子闻言浑身一激灵,“没……真没去过。”

  “真没去过?”太爷又问:“三王庄有个给人驱邪的师父,名叫刘义,听说过吗?”

  男子连忙点头,“听说过听说过,我听说他还有个儿子,在黄河里杀过一条龙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太爷微微点头,“刘义儿子当年谈婚离家,留下一个没洞房的媳妇儿,你知道吗?”

  男子顿时愣了一下,随即摇头,“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你再给我胡说!”太爷把剑又架进了男子脖子里,“你分明知道!”

  男子一哆嗦,太爷当即喝道:“说,那媳妇的尸体,被你们卖哪儿了!”

  男子把头低了下去,不敢再看太爷,“大哥,俺们、俺们没动那媳妇的尸体呀。”

  太爷顿时笑了,“这么说来,你知道那媳妇儿已经不在了?”

  男子一愣,连忙说道:“这、这是你说的呀,你问我动没动那媳妇的尸体,我、我咋知道她还在不在呢。”

  太爷缓缓从椅子上站起了身,“你老实说吧,那媳妇的尸体,到底卖哪儿了,只要说出来,我就饶你一条命。”

  男子抬头看向了太爷,眼神闪烁,太爷明白,他这是在犹豫和思考,这时已经可以断定,小锦的尸体,就是他们偷的。

  停了一会儿,男子说道:“俺们真的没动那媳妇的尸体,你就算杀了我,我也说不出来呀。”

  太爷闻言,眼神顿时一冷,“好,你不是还有两个哥哥么,我先杀了你,待会儿问你两个哥哥。”说着,太爷把牙一咬,短剑就要抹男子的脖子。

  男子顿时满面惊恐,“别、别杀我我、我说、我说……”

  太爷把剑从男子脖子上拿了下来,又坐回了凳子上,男子松了口气,停了一会儿,战战兢兢说道:“刘师傅家那儿媳妇,确实是我们刨的,不过,那、那是有人出钱让俺们刨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太爷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“谁让你们刨的?”

  男子一激灵,“我、我要说出来,你真饶我一条命么?”

  太爷微微一点头,“只要告诉我,就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好,好,我说,不过……”男子露出一脸痛苦,面向太爷,“不过,您能让我站起来坐床、上吗,我下边儿疼的厉害。”

  “好,你起来吧。”

  男子连忙起身,坐到了床、上,并且,从床、上拽过一块碎布,捂到了裤裆里。

  等男子稳住神儿之后,对太爷说道:“让俺们刨那媳妇尸体的,是河北边儿的一个人,他找俺们兄弟刨尸体,是想报复刘师傅家。”

  “为什么?他跟刘师傅家有仇吗?”

  男子回道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好像听他说,过去有事儿找过刘师傅,刘师傅没管他的事儿。”

  “就因为这个,他就要刨刘家儿媳妇的尸体?”

  男子一脸难色,回道:“别的我也不清楚,他出钱,俺们出力,不问那么多。”

  “那尸体呢?”

  “尸体……俺们刨出来以后,那人直接就用骡子车拉走了。”

  “拉哪儿了?”
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太爷上下打量男子一眼,“你再想想,还知道别的吗?”

  男子怔愣起来,似乎在回忆,最后摇了摇头,“好像没别的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太爷一个“好”字出口,同时,两仪阴阳剑快速扎进了男子的心窝,男子瞪大着眼睛,身子抽搐了两下,躺床、上不再动弹了。

  太爷又在床、上一找,扯下一张床单子,给地上的女尸盖在了身上。随后,走到房间,来到院门这里,把院门打开了。

  就见外面,王草鱼正蹲在门口,吧嗒吧嗒抽着旱烟,听见院门打开,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  太爷招呼了他一声,王草鱼问道:“秉守叔,咋叫我等这么久咧?”

  太爷没回答他,吩咐道:“在这几间屋里找找,看有什么可拿的没有,全部拿走。”

  “啥?”王草鱼一脸疑惑,“秉守叔,咱们不是来找人的么,咋还拿东西嘞?”

  太爷说道:“反正他们也用不上了。”

  两个人先把三间偏屋找了找,没找到啥值钱的东西,随后,两个人一起来到主房。

  刚一进去,王草鱼顿时惊叫,就见地上床、上,全是血,床、上还躺着一个一丝不挂、浑身是血的。

  “秉守叔,这、这是咋回事儿呀?”

  太爷一脸平静,说道:“这就是那三兄弟之一,问了他几句话,问完就杀了。”

  王草鱼闻言,连忙朝屋里一找,问道:“那俩兄弟呢,跑了么?”

  太爷说道:“那俩兄弟没在家。”

  “那、那问出点儿啥没有?”

  太爷一点头,“有人花钱雇他们挖走了小锦的尸身。”

  “谁呀?”

  “他没说,可能跟那人不太熟。”

  “那、那现在咋办咧?”

  太爷说道:“你先别问这么多了,快在这屋里找找,看能不能找到些金银。”

  王草鱼一咧嘴,“秉守叔,这都除了人命咧,我看、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  太爷顿时把眼睛一瞪,“走什么走,还有两兄弟没回来呢,等他们回来,问问他们再走也不迟。”

  王草鱼把脸苦了下来,对于普通人来说,杀人可要掉脑袋的事儿,他这时似乎后悔跟着太爷过来了,站在屋里不知所措。

  太爷则像没事儿人似的,在屋里翻找起来,没一会儿,被他找到一个小箱子,打开箱子一看,太爷顿时笑了,就见箱子里,放着不少金银珠宝,金银有可能是他们多年的迹象,至于这些首饰珠宝,应该是他们从墓里掏出来。

  太爷又朝床、上看了一眼,过去把男子的上衣拿了过来,将箱子里的物件一股脑倒在了衣服上面,随后,很麻利地把衣服打成了一个小包袱。

  就在这时,院门传来响动,太爷刚才没上门院门。王草鱼登即回了神儿,低声对太爷说了一句,“不好咧,有人来咧。”

  就见从外面走进一个人,手里拉着缰绳,牵着一匹马,这人朝院里看看,喊了一嗓子,“老三,怎么没上院门呢?”

  屋里,太爷示意王草鱼找地方躲起来,他自己则走到之前的凳子跟前,将凳子放在屋子中间,不急不躁地坐在了凳子上。

  紧跟着,院门那里又进来一个人,也牵着一匹马,两个人牵着马匹朝马棚走去,一边走还一边说:“今天这女人不错,能卖个好价钱,不过,先等两天在动手。”

  太爷一听,顿时明白了,两个人应该是去踩点儿了。

  两个人很快拴好马匹,直奔主房,一边过来,嘴里一边喊叫着:“老三,在屋里干啥呢,是不是又在祸害那小娘子的尸体?”

  吱扭——。

  房门被推开了,两个人还没等往屋里迈脚,看见屋子中央的太爷,同时一愣,大惊,“你、你是什么人!”

  太爷坐在凳子上没动,淡淡说道:“来找到你们谈生意的人。”

  两人闻言,露出一脸狐疑,走进屋里,朝屋里一扫量,顿时看见床、上浑身是血的男子。

  “老三!”

  两个人惊魂未定,全都看向了太爷,“这、这是你干的?”

  太爷微微点头,“是我干的,我问了他几个问题,他却没老实回答,现在,就看你们俩的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,迅速往身上一摸,每人摸出一把匕首。

  “还我弟弟命来!”

  太爷坐在凳子上没动,两个人几步冲到太爷近前,太爷抬起一脚,后发制人,踢在一人的迎面骨上,这人顿时痛叫一声,单腿跪在了地上。

  这时另一个人冲到了太爷跟前,抄起匕首分心便刺,太爷一抬手,捏住了他的手腕,朝外一拧,这人也痛叫一声,匕首落在了地上,太爷跟着补上一脚,把他蹬翻在地。

  没等两个人从地上站起,太爷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当当又是两脚,踢的两个人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  太爷随即招呼躲在角落里的王草鱼,“去把院门关上,我和这两位谈谈。”

  两个人这时候全都惊骇不已,知道来人是个硬茬儿,不敢在有所动作。

  王草鱼绕开两个人,朝院里跑去,太爷一拧身子,又坐回了凳子上,冷冷道:“我来问你们,你们知不知道三王庄刘义?”

  两个人搂着被太爷踢中的地方都没起来,相互看了一眼,都没说话,太爷说道:“谁先说,谁可以不死。”

  两个人还是没说话,太爷从凳子旁边捡起匕首,“说不说?”

  两个人又相互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说道:“知道,黄河边大名鼎鼎驱邪师傅,谁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好。”太爷接着又问:“刘师傅有个儿媳妇,一年前病故,那儿媳妇的尸首,现在在哪儿?”

  另一个连忙说道:“不、不知道!”

  太爷顿时把眼睛一瞪,手里的匕首飞了出去,“噗嗤”一声,狠狠扎进了这人的大腿里,这人顿时“啊”地痛叫一声。

  “说不说?”

201805/17/9205_3607294 201805/17/9205_360729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