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城内疑宅

第三百五十五章 城内疑宅

更新时间:2019-09-23 11:06:36

  另一个见状连忙讨饶,“好汉别动怒,我说,我说……”

  被刺中大腿那个,没敢往外拔匕首,脱、下上衣包扎起了伤口,另一个,详细给太爷说了一下刨王小锦坟茔的经过。基本上,跟死掉那个说的差不多,不过,他们两个知道那人的名字和住处,这正是太爷想要的。草稿,这两天收玉米,有空再修改。

  花钱雇他们刨王小锦尸身的人,名叫李忠,家住延津县城,一年多以前,有事找上我高祖,高祖没管,于是怀恨在心,只是,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刨走王小锦的尸体。

  等另一个人说完以后,太爷从凳子上站起了身,走到被刺伤的这人身边,朝这人的伤口了看了看,一伸手,摸向怀里,嘴上说道:“你的伤不要紧吧,我这里有些刀伤药,你可以抹上。”

  两个人一听,连忙道谢,谁知道,太爷从腰里猛地拔出两仪阴阳剑,“噗嗤”一声,扎穿了受伤这人的喉咙,紧跟着,拔出两仪阴阳剑,一甩手,扎进了另一个人的心窝里。

  两个人同时瞪大双眼躺在了上,王草鱼顿时大叫:“秉守叔,你咋又杀人咧!”

  太爷从另一个人心窝抽出两仪阴阳剑,淡淡说道:“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。”

  “这这……”王草鱼吓得话都快说不出来了,“这可是三条人命哇,叫、叫官府知道了咋办……”

  太爷把两仪阴阳剑上的血在尸体上蹭了蹭,“吓着了吗,我之前不叫你跟过来的。”

  两仪阴阳剑放回腰里,太爷转身拿上金银珠宝,“走吧,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就、就这么走咧?”王草鱼这时候已经面如土灰。

  “那要怎么办?难道我还要给他们准备棺材,埋了他们不成?”

  王草鱼干咽了口唾沫。

  两个人离开、房间,来到院里,太爷朝马棚里的三匹马看了看,叫金银珠宝扔给王草鱼,把三匹马的缰绳全解开了。随后,将院门打开,将三匹马全都赶了出去。

  出了院门,太爷把院门给他们锁上了,只要没人跳进院里,便不会有人发现兄弟三个死在了家里。

  等太爷和王草鱼回到三王庄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,由于太爷身上溅了不少血,不敢回家,让王草鱼先进村,到家里给自己拿件衣裳。

  很快的,王草鱼到我太爷家,悄悄找到小翠,给太爷拿了一件衣裳,太爷把血衣裳换下,点了堆火,把衣裳给烧了,随后交代王草鱼,这件事跟谁都不能说。王草鱼这时候还惊魂未定,发誓打死也不跟任何人透漏半个字。

  晚上,吃过晚饭,趁着高祖还没出去打更,太爷问高祖:“爹,您记不记得……延津县城有个叫李忠的?”

  高祖听了一愣,随即警惕反问太爷:“你问他做什么,你认识他么?”

  太爷摇头,“我不认识,今天听人提,我随口问问。”

  高祖顿时警告太爷,“爹不反对你交往那些不三不四的人,不过,这个人你不许跟他来往。”

  “怎么了?这人有什么事儿吗?”

  高祖说道:“一年多以前,这人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一本邪书,上面全是旁门左道,他还有一个弟弟,两个人一起修炼上面的邪术,后来,他弟弟出了事儿,招来恶鬼附身,他带着他弟弟过来找我看,我将恶鬼收住,治好了他弟弟,并且警告他们,不要再练,把邪书烧掉,兄弟两个满口答应,谁知道过了没多久,他又带着他弟弟过来了,原来他们兄弟两个不但没将书烧掉,回到家里有接着练了起来,我就没再管他们的事儿,他们恶言恶语地离开。”

  太爷听罢,暗自点头,对高祖说:“爹,你放心的,像这种练邪术的人,儿是不会交往的。”

  高祖听了挺满意,拿着打更的家伙什儿出了门。高祖走后,太爷也悄悄离开了家。

  来到黄河边上,打眼朝岸上河里看看,不见一条船,就在这时候,身体突然传来一声喊叫:“秉守叔!”

  太爷一愣,把眉头皱了起来,转身一看,王草鱼。太爷不痛快地问王草鱼,“你是不是一直跟踪我?”

  王草鱼笑道:“没有哇,我寻思着,你今天夜里可能要过河,所以过来河边看看。”

  太爷把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这次你不能再跟着去!”

  王草鱼说道:“我没说跟着去呀,晚上河里船少,我有条渔船,你要是想过河,我把你送过去呀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快回家吧。”

  王草鱼没走,跟太爷站在一块,朝河里张望着,太爷又说了他一句,“你还不回去。”

  王草鱼说道:“我陪你一会儿,等有船过来了,我再回去。”

  一转眼,等了一顿饭的功夫,河面上别说船,连条船影子都没有。

  这时,村子传来我高祖打二更的声音,王草鱼对我太爷说道:“一过二更天,河面上就没船咧。”

  太爷闻言,看了王草鱼一眼,王草鱼接着说道:“秉守叔,你别等咧,我送你过去吧。”

  太爷无奈,只好让王草鱼去划渔船。

  王草鱼的渔船不大,单桨无篷,上面还放着一张渔网。太爷上船之后,王草鱼划着桨,两个人很快到了河对岸。

  这时,夜已经深了,太爷交代王草鱼,在岸边等着,不许跟着自己下船,王草鱼满口答应,但是,等太爷上了岸,顺着河边大路走出去没多远,发现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,王草鱼一溜小跑撵了上来。

  太爷把眉头皱紧了,等王草鱼来到近前,太爷质问他:“你怎么又跟过来了?”

  王草鱼嘿嘿傻笑道:“我这回还在门外等你,还给你放风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回去吧!”

  王草鱼耍赖皮道:“你不让我跟你去,我就不回去,再说了,小锦是我亲妹妹,她的事儿我不能不管。”

  太爷再三让王草鱼回去,王草鱼死活不回去,太爷都有心一掌把他打晕扔在路边,最后,勉强同意他跟着了。

  当时的延津县城,离黄河很近,属于黄河没改道之前的旧河道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两个人进了城,按照三兄弟所说的地址,两个人摸进一条巷子,摸到了李忠的家门口。

  打眼一瞧,李忠的家稍显破旧,看样子,是座祖宅,院子房子整个还算气派,只是年头有些久了,估计,李总的祖上,也算是个大户人家,可能到他这一代落魄了。

  太爷让王草鱼在门外等着,太爷翻墙进了院子。

  这时已经是深夜,整个县城都静悄悄的,李忠家的院里也是静悄悄的。整个分前后两个院子,前院三间房子,不过,左右两间房子都挂着锁,好像很久都没打开过了。中间的主房子,在过去像是客厅,房门是关着的。

  太爷走到房门跟前,轻轻一推,房门居然是虚掩着的,没等往里面迈脚,就闻到一股子陈旧味儿,显然也很久没人往里面去了。

  太爷随即舍去前院,从主房旁边的角门,穿过一条小胡同,来到了后院。

  后院只有两间房子,旁边还有一口水井,等走近了一看,一间房子像是厨房,另一间像是放杂物的,两间房子似乎经常开启,房门上面痕迹很明显。

  太爷试着先推了一下厨房,房门是虚掩着的,太爷没进去,打眼朝里面看了一眼,黑漆漆的,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,感觉里面没住人。

  随后又来到放杂物的房间,用手一推门,房门居然也是虚掩着的,朝里面看看,也是黑漆漆的,好像也没住人。

  太爷转身朝周围看看,四下里静悄悄的,太爷抽出腰里的两仪阴阳剑,小心翼翼钻进了杂物房。

  这间房子很大,左右两个内室,外面,似乎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黑,太爷看不太真切。不过,隐隐约约股子怪味儿。

  小心躲开这些杂物,太爷走进了一间内室,内室里面没啥杂物,最显眼的是一张床,床、上没挂帷帐,一眼能看到床、上躺着一个人。

  太爷连忙再次放轻了脚步,一点点挪到了床边,不过,就在这时候,太爷感觉有些不对劲儿,怎么床、上躺的这个人,没有呼吸声呢?

  整个内室静的针落可闻,一般睡着的人没这么安静,呼吸声也比醒着的时候要大,尤其一些打鼾的人。

  但是,床、上这位,不但一动不动,还没一点儿声音。

  太爷打眼朝床、上这人看看,身上盖着被子,仰面朝天在床、上躺着,太爷更加疑惑,这天还不冷,这人怎么盖这么厚的被子呢?难不成,这是个死人?

  想到这儿,太爷伸出手,轻轻在这人脸上碰了一下,冰凉冰凉的,顺势又往这人脖子里的大动脉一摸,脖子里不但冰凉,动脉一点都不跳动。

  果然是个死人,好像还刚死没多久,因为没闻到死人发出的臭味儿,太爷心说,难道这就是李忠,修炼邪术走火入魔,气绝身亡了?

  太爷想掏出火折子,吹着看看,随后又放弃了,还有一间内室,先到那间内室看完了再说,万一那间内室里有人,自己这边一点火,无疑会打草惊蛇。

  随后,太爷出了这间内室,又小心翼翼钻进了另一间,另一间里面也没啥东西,也只有一张床。

  就见床上,似乎也躺着个人,也是仰面朝天,太爷走过去伸手一摸,也是冰凉冰凉的,两个死人?

201805/17/9205_3607531 201805/17/9205_360753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