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水井邪书

第三百五十七章 水井邪书

更新时间:2019-09-28 8:46:26

  太爷转念一寻思,不对,当即冷冷问道:“屋里那两具僵尸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僵尸?”李忠露出一脸茫然,反问太爷:“什么僵尸?”

  太爷冷喝道:“你少给我装糊涂!”

  李忠被太爷喝的一激灵,似乎想了起来,连忙说道:“你是说……屋里放那俩死人?”

  “不错!”

  “那……那是僵尸?”李忠露出一脸愕然,显得难以置信。

  太爷见状,忍不住有些迷惑,反问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那是僵尸吗?”

  李忠无辜道:“我、我哪儿知道呀……那、那是别人放在我这里的,说是过几天要抬走下葬的。”

  “抬走下葬?”太爷越听越糊涂,问道:“谁放在这里的?”

  李忠回道:“我远房的一个亲戚,说是,五天后就过来抬走,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。”

  太爷迟疑了一下,捋了捋李忠说的话,不对……

  我太爷旋即将脸色一变,冷冷问道:“你真的不认识河南岸的刘义师傅吗?”

  李忠一愣,似乎没想到太爷把问题又转了回去,连忙说道:“我真不认识,真的不认识!”

  太爷上下打量了李忠几眼,一脸忠厚老实相,似乎没说假话,但是,我高祖之前对太爷说的那些话,绝对也不假。难道这个李忠不是练邪术的那个吗?

  但是……

  太爷又问道:“你大清早的,怎么从井里钻出来了?”

  李忠眨巴了两下眼睛,磕巴道:“我、我、我躲债呀,我我、我欠了别人很多银两,经常被人上门催债,又没地方躲,我就躲井里了。”

  太爷一听,不禁轻蹙了下眉头,李忠说的倒也合情合理,但是,太爷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。

  太爷沉吟了片刻,随即对李忠笑道:“看来是一场误会,你起来吧。”说着,太爷收起短剑,将李忠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  李忠也连忙给太爷赔笑,“是误会就好,是误会就好,小兄弟,你来我家,到底是啥事儿呀?”

  太爷回道:“没什么事,我过来找个人,看来……我走错门儿了。”说着,太爷给李忠一抱拳,“多有打扰,在下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太爷转身就走。

  李忠连忙叫道:“小兄弟,你吃饭了吗?”

  太爷尴尬一笑,“还没吃呢。”

  李忠说道:“我正要做饭,不如留下吃顿饭再走,不打不相识,我看小兄弟是个可交之人。”

  太爷闻言,欣然答应,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多有讨饶了。”

  太爷坐在旁边,李忠忙活着做起了早饭,一会儿的功夫,饭做好了,米粥、咸菜,还有几张摊饼。

  “小兄弟,趁热吃吧。”

  饭菜放在厨房里的一张小桌上,李忠招呼太爷吃饭,并且,不知从哪儿还拿出一坛酒。

  太爷和李忠坐在一起,吃饼喝粥,不过,太爷喝了没几口,身子一晃,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  李忠见状,连忙从桌旁站起,喊了太爷两声:“小兄弟,小兄弟,你咋了,快醒醒呀。”

  太爷双眼紧闭,一动不动,李忠又喊了两声,太爷还是没动静儿,李忠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奇怪了,药在酒里放着,他还没喝酒,怎么会倒下呢?”说着,李忠踢了太爷两脚,太爷还是没反应。

  停了一会儿,李忠说道:“小子,这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可别怪我!”顿了一下,李忠说道:“先去找跟绳子,给他捆起来报官。”说罢,李忠匆匆忙忙离开了厨房。

  李忠走后,太爷从地上爬了起来。李忠留太爷吃饭就十分可疑,太爷感觉李忠要给自己下毒,提前先躺下了,太爷想看看自己躺下之后,李忠要对自己做什么。

  这时,太爷快速来到窗户边上,朝外一看,就见李忠正撒腿朝外跑,太爷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肯定是给李忠识破了,现在想要逃跑,这家伙看似忠厚老实,其实十分狡猾。

  太爷随即冲出房门,同时,从腰里抽出两仪阴阳剑,追到前院,眼看李忠就要跑出大门的时候,太爷把手里的两仪阴阳剑当做飞刀扔了出去。

  李总顿时“啊”一声惊叫,短剑扎进了李忠的大腿里,摔在了院门口。

  太爷迅速过去,单手勒住他的脖子,拖着他又拖回了厨房。

  将李忠往厨房地上一扔,太爷一脸冷笑,“好一个忠厚老实的相貌,小爷差点儿就信了你的鬼话!”

  李忠这时怒目看向太爷,“你、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  太爷蹲到了李忠跟前,“你说我干什么,咱们明人就不再说暗话,你交代说,为什么找人偷走刘师傅儿媳妇的尸身?”

  李忠脸上微变,“我、我没有!”

  “还敢狡辩。”太爷一伸手,把两仪阴阳剑从李忠腿上拔了出来,李忠痛叫一声,伤口顿时血流如注。

  “小爷我不杀无辜之人,原本你的话我信了一多半儿,想离开之后暗中监视你,谁成想你却要留我吃饭,我立时明白了,你家里有两具僵尸,怕我出去乱说,想杀我灭口……”

  太爷说到这儿,李忠的面目变得狰狞了,“我原以为你是个不谙人事的小蟊贼,没想到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太爷把脸一沉,“少问我是谁,回答我的问话,为什么偷走那儿媳妇的尸身?”

  “我没……”

  太爷迅速把带血的两仪阴阳剑放进了李忠脖子里,“小爷的没工夫和你磨嘴皮子,说!”太爷发现了,李忠整个就是一滚刀肉,软硬都不吃。

  李忠把头低了下去,“你想杀就杀吧。”

  太爷眉毛一挑,“好吧,我听说你有一本古书,上面记录的全是邪术,可我将这院子翻了个遍也没找到,我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本邪术就在水井里放着。”

  李忠闻言,浑身抽动了一下,太爷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不想说,小爷我现在就成全你,等我找到那本邪书和你弟弟,自然会明了的。”

  “我弟弟?”李忠突然抬起了头,冷笑起来,“你找不到我弟弟的,不错,我是有本书,可惜不在我这里,也不在井里,在我弟弟那里,前几天他带着书刚刚出门。”

  “去哪儿了?”

  李忠这时似乎有恃无恐了,把脑袋一挺,“你杀了我吧。”

  太爷犹豫了一下,扭头在屋里一找,随后揪着李忠来到放杂物的房间,在房间里找一条绳子,试了试,还挺结实,用绳子将李忠四肢朝后捆了个结实。然后,又到内室找到一块布绫子,把李忠的嘴给勒上,用杂物把李忠给遮了起来。

  “你等着,等小爷回来再收拾你!”说罢,太爷离开了房间。

  这时的李忠,在太爷看来,没一句实话,他的话一多半都不能再信,想要搞清楚,除非亲自动手。

  走到院门口,太爷朝外面看了看,外面巷子里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,太爷随即把院门给插上了。

  回到后院,来到水井这里,朝水井里一看,井里居然又水,太爷顿时不明白了,井里既然有水,李忠又是从哪儿出来的?衣裳都没湿?

  太爷又朝井绳看了看,上面抓握的痕迹十分明显,显然经常被人抓着绳子下到井里。

  太爷一猫身,蹲到井口,试着也抓住井绳,将身子顺进了井里。

  顺着井绳下了能有五六尺深,太爷发现井身上出现一个窟窿,窟窿不大,也就人脑袋那么大,窟窿里面黑漆漆的,感觉还挺深,这时,太爷发现,窟窿旁边一块大石头是活石。

  太爷一手揪住绳子,另一只手推了那石头一把,石头顿时找里面陷去,人头大小的窟窿,顿时变的像水缸口那么大,刚好能钻进去一个人。

  并且,窟窿里面似乎也有一根绳子,太爷伸手抓住里面的绳子,松开了井绳。

  抓着窟窿里的绳子钻爬了几下,感觉里面的空间豁然开朗,太爷掏出火折子,吹着一照,居然一座半人多高的土洞,能有半间房子大小,就见土洞里还有两个土台子,全是人工挖出来的。

  感情水井侧面还有这么一个地方,其中一个台子上面,放着一盏油灯,太爷将油灯点着,把整个土洞看了看。

  由于土洞低矮,太爷只能蹲着身子,不过,太爷很快发现,这里是一处修炼的地方,井下通阴,很多邪术也是以阴为尊,土洞非常修炼邪术。

  在另一个台子上面,太爷看到一本黑皮书,太爷将书拿到手里,用油灯照着亮儿,勉强看到上面似乎又凹嵌的字,具体是啥字,看不大清楚。

  太爷一寻思,这难道就是李忠兄弟俩那本邪书?太爷把手里的油灯放到台子上,双手捧住黑皮书,轻轻将书打开了。

  太爷究竟在书里看到了啥,谁也不知道,不过,太爷很快惊呼一声,甩手把书扔到了地上,黑皮书在地上跳了一下,自己合上了。

  太爷这时,额头冒出了冷汗,试着从地上捡起黑皮书,却再也不敢打开来看,并且,太爷还把书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一脸疑惑。

  太爷暗松了口气,又借着油灯光亮,把整个土洞看了看,再没有别的东西,不过,两个土台子都有躺卧过的痕迹,李忠兄弟俩应该在土洞里修炼邪术有些年头儿了。

  太爷将书揣进了怀里,打算带回去让我高祖看看,随后,顺着窟窿又回到井里,不过,揪着井绳往上爬的时候,下面的井水发出“噗通”一声,太爷身有所感,连忙伸手往怀里一摸,邪书掉进了井水里……

201805/17/9205_3608769 201805/17/9205_360876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