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三十五章 胡氏兄弟

第三十五章 胡氏兄弟

更新时间:2018-06-28 16:48:39

  我太爷朝萧老道看了看,问道:“萧兄,你感觉现在身体怎么样了?”

  萧老道深吸了一口清爽的晨气,回道:“已经好多了,体力和精神可以恢复,命元想要恢复……只怕难了点儿。”

  我太爷替萧老道难过地点了点头,朝天上又看了一眼,说道:“要是萧兄能行的话,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,居然笑了,问道:“咋了老弟,你是怕给镇上的人看见咱俩吗?”

  我太爷说道:“镇上的人倒没什么,眼下朱府上下都在找一个道士和一个书生,现在朱长达死了,今天咱们要是被他们府上的人看见,恐怕会有麻烦的。”

  萧老道顿时一摆手,“老弟呀,你还是太年轻,经的事儿少,想找咱们的是姓朱的,别人没关系,现在姓朱的死了,他们府上肯定乱成了一锅粥,谁还会在意咱们呢。”萧老道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姓朱的有仨老婆,却没生下一男半女,是个养母鸡不下蛋的主儿,你想想,现在他这仨老婆在干啥呢?”

  我太爷摇了摇头,猜测道:“应该在给他操办后事吧。”

  “不对。”

  我太爷又猜道:“要不……正在报官,请县衙里的仵作过来验尸?”

  “也不对!”萧老道笑了:“我就说你年轻经事儿少吧,要是老哥我没猜错的话,那仨老婆现在正在争家产呢,姓朱的一死,对他这几个老婆而言,除了家产,啥也不重要了,她们哪儿还有闲工夫跟咱过不去呢,你想想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我太爷听萧老道这么说,心里倒是有点儿难以接受,我太爷说道:“那他那几个老婆,对他就没有感情吗?”

  萧老道一听,立马儿反问我太爷:“感情能值几个钱?就算有感情,人都没了,还要感情有啥用?老弟呀,你还是太年轻,这些事儿,等再过几年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萧老道这话,说的我太爷心里很不是滋味儿,他想到了他自己、想起了惨死的小玉,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刺痛,小玉虽然死了,但他对小玉的感情依然还在……

  萧老道从地上站起了身,招呼我太爷,“走吧老弟,歇得也差不多了,咱到镇上先弄点儿吃的,又折腾了一夜,等吃饱了再回去。”

  我太爷这时还在想小玉,整个人呆呆地从地上站了起来,萧老道朝他瞅了一眼,“怎么了老弟,怎么发起呆了呢?”

  我太爷闻言,赶忙回神儿,遮掩道:“没、没什么,一夜没睡,我现在……有些困了。”

  萧老道拍了拍我太爷肩膀,“走吧,等吃饱喝足了再睡。”

  古时候的人,起的都比较早,鸡一叫就要起床了。这时候,天色刚蒙蒙亮,镇子上已经稀稀落落有赶早市、做小买卖的人了。

  萧老道让鬼猴子到镇外等着他们,他带着我太爷在镇子上转了一圈。之前说过,这镇子不大,也不怎么富裕,不过,十里八村就这么一个镇子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早市上卖菜的、卖鱼的,还有挑着担子卖大饼的。到底啥是大饼,我说不清楚,应该比烧饼个头儿大吧,还有卖豆花的,豆花是啥我也说不清楚,可能就是豆浆或者是豆腐脑之类的,反正应该是豆制品。

  萧老道买了几张大饼,要了四碗豆花,等两个人吃喝完毕以后,天彻底亮了,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。

  萧老道又买了几张大饼,要给俩徒弟带回去,随后,带着我太爷来到酒馆。

  酒馆这时候已经开门了,不过,一个客人都没有,还是昨天夜里那个小伙计,呵欠连天地站在门里等客人。

  在酒馆里买了几斤熟肉,又打了几斤烈酒。等两个人从酒馆出来以后,就听街上很多人在交头接耳的议论,说是朱老爷昨夜里死了,死的很吓人,七窍流血,听他们府里人说,昨天夜里他们府上又闹鬼闹妖怪,朱老爷可能是被那些鬼怪吓死的,听说现在尸体还在床上放着没人管,他那几个老婆因为分家产,都打起来了。

  萧老道听完,冷冷一笑,“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呀。”说着,萧老道朝我太爷看了一眼,低声问我太爷,“怎么样老弟,你老哥我猜的没错吧,其实呢,姓朱的要是只有一个老婆,他的尸体现在也不会没人管……”

  离开镇子,来到镇外大路上,萧老道朝路上看看,见前后都没人,把手放进嘴里打了声呼哨,很快的,小鬼猴子从路边一团草窝里钻了出来,我太爷见状,赶忙掏出一块大饼递给了它,小鬼猴子见有吃的,分外高兴,捧起来就啃上了。

  镇外这条大路,是通向山上的必经之路,两人一猴子顺着路走了起来,很快的,前面路边出现了一片林子,我太爷一看,正是昨天夜里埋葬刀疤和尚的那片林子。

  这时候,隐隐约约听见林子里有声音,但是,因为距离有些远听不清楚,等又走近了一些,萧老道和我太爷立马儿对视了一眼,都听清楚了,是人的惨叫声,而且听上去好像是跛子的声音。

  我太爷当即加快脚步,闷头钻进了林子里,萧老道一看我太爷这样儿,他也没办法,领上鬼猴子跟着也进去了。

  太爷在林子里走了没多远,发现埋刀疤和尚的那地方,有四个人,三个站着的,一个躺着的,我太爷停下来一看,站着的这三个,正是胡家兄弟,躺着是跛子,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事儿。

  跛子这时候满脸是血,在地上哆哆嗦嗦蜷成一团,看样子已经被打的不轻,我太爷见状顿时大怒,他最看不惯胡家三兄弟这种恃强凌弱、欺软怕硬的人。

  太爷拔腿就要冲过去,不过,被刚好赶上来的萧老道一把拉住。萧老道示意我太爷,一个巴掌拍不响,管闲事也得先弄清楚情况再说,我太爷压了压心里的怒火,随萧老道一起蹲进了旁边的草丛里。

  这时,就听胡老大恶狠狠冲地上的跛子吼道:“还不快说,到底是谁埋的口袋!”

  过了一会儿,跛子在地上哆哆嗦嗦说道:“我、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胡老大上去就是一脚,跛子顿时一声惨叫,胡老大又说道:“你不知道?你刚才还说,你在林子里睡了一夜,你能不知道吗!”

  “大哥,我我、我真的不知道,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,昨天夜里,我给那怪物吓得晕死过去了,今天早上才醒过来的,我还没出林子呢,哥哥们就来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呀。”

  “哼!”胡老大冷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你这么说,咱哥仨就会信你吗,晕死了过去?第二天醒过来还好好的?那妖怪就没把你怎么样,没把你吃了?老实说,昨天夜里俺们哥仨走了以后,你都干了些啥,口袋是谁埋的,你跟妖怪是不是一伙的!”

  跛子满脸的血,我太爷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,跛子带着哭腔说道:“大哥,我冤枉呀,我、我怎么会跟妖怪是一伙儿的呢。”

  胡二说道:“就算你跟妖怪不是一伙的,你身上也有可疑之处,你最好老实交代。”

  跛子看向胡二,讨饶道:“二哥,我不知道交代啥呀,我啥也不知道呀。”

  胡二说道:“昨天是谁埋的口袋,既然你晕死了过去,那人能埋口袋,就不能把你救醒吗?”

  跛子顿时一窒,似乎没办法应对胡二这句话了,胡二接着说道:“昨天我们三个挖坑的时候,你偷偷解口袋上面的绳子,你想干什么?”

  跛子又是一窒,胡二又说道:“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昨天夜里你到朱管家那里告密,说我们哥仨拿了银子不给朱家巡夜,偷偷跑去喝酒,对不对,你也没想想朱管家跟我们什么关系,跟你又是什么关系,你在他那里算个什么东西?”

  跛子闻言,顿时僵住了,眼神儿都变直了,很明显,是管家告诉他们的。

  胡老大这时喝道:“老、二,别跟他废话了,我早就看出这死瘸子对咱没按好心!”说着,胡老大从腰里拔出一把短刀,恶狠狠对跛子说道:“过去我挑了你一根脚筋,今天我再挑你一根儿,给你来个好事儿成双!”

  “啊——!”跛子顿时大叫起来,“大哥不要哇,大哥我求求你了,再瘸一条腿,我真的就没法儿活了呀。”

  胡二说道:“那你就老实说吧,昨天夜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那只妖怪又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我、我真的不知道呀……”

  “还说不知道!”胡老大拎刀蹲在了跛子脚边,一把揪住跛子的那条好腿,眼看要挑跛子的脚筋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太爷豁然从草丛里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他真的不知道,你们有什么事就来问我吧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声,让胡家兄弟全是一惊,快速扭头朝我太爷这里看了过来,随即,兄弟三个脸上都是一变,“是你?”

  “不错,是我。”我太爷不急不缓地走出草丛,朝兄弟三个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、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胡老大胆怯地问了一声。

  我太爷用下巴朝口袋指了指,“这人是我埋的,那只吓人的妖怪,也是我养的,你们有什么事,都冲我来吧。”

  跛子闻言,顿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冲我太爷拼命喊叫起来,“好汉救命,好汉救命呀!”

  胡家兄弟看看我太爷,又看看地上的跛子,胡二说道:“原来都是你干的好事儿。”

  我太爷一笑,刚要说话,萧老道也从草丛里站了起来,萧老道长长伸了个懒腰,看着胡家兄弟嘿嘿嘿笑了起来,这笑声,任何人都能听出来,是在嘲笑胡家这三兄弟。

  三兄弟顿时把眼睛珠子都瞪大了,“道士?”下意识又看看我太爷,“书生?你们、你们两个就是、就是……”

  萧老道笑道:“我们就是你们朱老爷要找的人,不过呢,他以后再也不会找我们了……”说着,萧老道看看兄弟三个,接着说道:“你们三个或许还没听说吧,朱老爷昨天夜里被鬼怪吓死了,七窍流血而亡。”

  “什么,朱老爷死了?”兄弟三个闻言,相互看了一眼,面面相觑,“你说是真的假的?”

  “信不信由你们。”萧老道低头朝地上的跛子看了看,又说道:“昨天林子里那只妖怪,把三位都吓坏了吧,在跛子跟前,你们的面子也丢尽了,你们现在找跛子麻烦,不是为了别的,别的都是托词,你们是想从他身上找回你们自己的面子!”

  “你!”兄弟三个显然被萧老道说中了,个个面红耳赤,都挂不住了。

201805/17/9205_3420788 201805/17/9205_342078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