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四十四章 骑虎难下

第四十四章 骑虎难下

更新时间:2018-07-09 15:59:28

  我太爷抬头朝萧老道看了一眼,接着说道:“听我爹说,女尸化煞之后,除了葬阳位、殓红棺,还要在棺材的天板上放一块镇石,镇石需要在烈阳下暴晒七日,然后用朱砂写上‘天师斩煞’,和棺椁一起下葬。”

  萧老道听我太爷这么说,朝石椁周围看了看,疑惑地说道:“可咱开棺的时候,没见着有啥镇石呀。”

  我太爷说道:“或许此地的风俗与中原不一样吧。”

  几个人离开主墓室,把那间耳室的门又砸开了,等众人走进耳室里一看,全都愣住了,尤其是萧老道,脸色变了变。

  就见耳室里根本没有死者生前的物件儿,整个儿像一座祠堂,里面供着十几位道家的祖师,玄女、三清、真武、老母等等,全是一尺来高的彩绘神像,在神台上依次列成一排,每个神像面前,还摆放着一口铜制的香炉,香炉里多少还有些陈年的残灰。

  萧老道走到近前,把神像和香炉挨个儿看了一遍,越看脸色越不对,最后,萧老道正色吩咐萧十一和萧初九,“你们快把从棺材里掏出来的物件儿,原封不动放回去,再把棺材板盖上,给死者烧香磕头。”

  我太爷闻言一愣,不明白萧老道这是怎么了,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呢。萧初九和萧十一二话没说,拿上物件儿快速离开了。

  萧老道这时候,也不理会我太爷,兀自从包袱里拿出一大捆焚香,挨个儿给每个神像上香、磕头,煞有介事,就好像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儿。

  我太爷越发大惑不解,见萧老道一脸虔诚,又心无旁骛,不好意思打断他。

  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儿,等萧老道终于给所有神像磕完头、上完了香,我太爷开口问道:“萧兄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萧老道一脸郑重地对我太爷说道:“老弟呀,干咱们这行的,虽说见不得光,但也是盗亦有道,咱们也有行规,有四不掏三不取,不掏忠良之墓,不掏师儒之墓,不掏佛道之墓、不掏善孝之墓;不取玉器铜镜、不取墓碑墓铭,不取刀剑利器。”

  说着,萧老道朝诸多神像看了看,“此墓主人生前虽非道人,却是一位奉道之人,耳室里尽是道家祖师,并无一件生前所用之物,可见其道心之坚,应了四不掏的规矩。”

  我太爷听萧老道这么说,轻轻点了点头,就在这时候,萧初九和萧十一返回了耳室,萧老道朝他们看了一眼,问道:“都放好了?”

  萧初九憨憨答道:“都放了师父,棺材板也盖上了,俺们也烧了香、磕了头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萧老道冲众人一摆手,“这座墓咱们不掏了,马上离开!”

  几个人赶忙收拾起了包袱,不过,在收拾包袱的时候,萧十一身上那把短剑从怀里掉了出来,我太爷扭头朝短剑看了一眼,心里疑问顿时来了。

  包袱收拾好之后,萧老道带着三人顺着墓道匆匆离开,这时候,我太爷和他并肩走在一起,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:“萧兄,我想问你件事,你别在意,我只是想不明白。”

  萧老道扭头看了我太爷一眼,“老弟有什么事不明白,尽管问吧。”

  我太爷说道:“萧兄刚才说,四不掏三不取,不掏佛道之墓,不取刀剑利器,那……十一怀里那把辟邪短剑……”

  萧老道顿时一愣,随即嘿嘿嘿笑了起来,“不错,这把短剑,是我从一个老道士的墓穴里拿出来的。”

  “那你不是一次坏了两条规矩吗?”

  萧老道随即把脸色正了正,“老弟呀,规矩都是人定的,有些规矩,也是可以坏的,你以后,要跟老哥我多学着点儿……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一听萧老道这话,我太爷顿时噎得哑口无言,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,全凭喜好,自己个儿说了算,那还有什么规矩可言。

  萧老道看着我太爷一脸不自然的样子,嘿嘿嘿又笑了起来,笑完,把脸正了正,说道:“有些往事呢,老哥我不想再提,既然老弟问起来了,那就跟你简单说一说吧。”

  一边朝外走着,萧老道一边口气沉重地说道:“这把辟邪短剑的主人,确实是个道士,不过,这老家伙心术不正,在十几年前,他与邪教勾结,取孩童内脏炼丹,害死孩童无数,后被官府查办,全国上下清剿邪教,老家伙在一次清剿中重伤逃亡,后因伤势过重,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就带着一些财物和法器,躲进了一座山洞里,从里面封住洞口,死在了里面。”说到这儿,萧老道看了我太爷一眼,“老弟,你说这种道士的墓,该不该掏?”

  我太爷点了点头,“该掏,换做是我,还要把他的尸骨从洞里拖出来,暴尸荒野。”

  “好!”萧老道笑了,“老弟呀,记住,大丈夫做事理应不拘小节,天地良心,大过于规矩;忠孝仁义,还大过于规矩;”

  我太爷又点了点头,对萧老道这话非常钦佩,他虽然有秀才的名头,却说不出这样明事理的话。

  我太爷随即愣了愣,连忙又问:“萧兄,你说挖孩童内脏炼丹的邪教,可是清水教?”

  萧老道闻言一愣,狐疑地打量了我太爷几眼,反问道:“老弟你是怎么知道的?此事极为隐秘,朝廷镇压邪教都没声张,再说你那时最多也不过三四岁而已。”

  我太爷笑道:“我爹告诉我的,我那年确实才三岁,当时黄河两岸经常有儿童失踪,后来我爹找到一个失踪的孩子,又发现一处邪教炼丹的地点,上报了府衙,府衙又火速上报了朝廷,朝廷这才镇压起了清水邪教。”

  我太爷说完,萧老道错愕地又打量了我太爷一眼,“早年听闻,揭发邪教的是一位民间义士,原来就是令尊……”

  萧老道顿时感叹不已,“怪不得刘兄弟如此侠肝义胆,果然是虎父无犬子,不过……”萧老道说着,神色黯淡了下来,“只可惜,朝廷因为邪教道士,迁怒于我等正统道门,剿灭邪教的同时,把我等正统道门也扫灭不少,我出家的那座道观,也没能幸免,我师父、还有几个师兄弟,全被清兵诬作邪教恶道,无缘无故被抓去砍了头,我也就是在那时候还的俗,后来,我跟了一位掏土师父,我掏的第一座墓就是那老道士的墓!”(关于“清水邪教”,详情请看末代1)

  说完,萧老道长长叹了口气,他似乎想起了很多伤心的往事,我太爷见状,不敢再问啥。

  很快的,几个人来到了洞口,萧老道没着急让众人离开,因为打扰了墓主人的清净,还需要在离开墓穴之前,给墓主人磕头赔罪。这就是规矩,萧老道的规矩,只针对君子与好人,不针对小人与恶人。

  这时,萧老道背朝洞口,脸朝洞里,恭恭敬敬跪下,萧初九连忙在他面前放上香炉,点着蜡烛,萧十一连忙递给他三支焚香,萧老道举香贴在眉头,嘴里说道:“晚辈愚昧,讨饶前辈清净,还望前辈宽恕晚辈之过……”

  说完,三支香放在蜡烛火苗上,想要点燃,但是,就见三根香只是发黑冒烟,死活不见燃烧。

  萧老道顿时一脸愕然,连忙让萧初九把火把拿过来,又把香放在火把上面点,结果,香都烧成了灰,还是不着,放在火上就冒烟,拿下来就灭。

  我太爷在旁边看得也觉得奇怪,吩咐萧十一再给他换三根,萧十一从包袱里又拿出三根,萧老道接在手里,依旧点不着。

  最后,萧老道放弃了,扔掉手里的残香,冲墓道里问道:“莫不是前辈怨气难平,不想放我等离开?”

  萧老道话音一落,就听“哧溜”一声,声音是从洞口传来的,众人扭头朝洞口一看,就见捆在三个根铁楔子上的绳子不见了,我太爷反应最快,转身走到洞口朝下看了看,绳子掉到了崖底。

  绳子是我太爷绑的,我太爷可以拿自己的人头保证,只要没人解开绳子,绳子决不会自己从铁楔子上脱落下去!

  萧老道连忙从地上站起身,走到洞口也朝下看了看,对我太爷说道:“看来咱们又惹上麻烦了。”

  萧老道随即吩咐萧十一,说道:“你仔细看看,这里到底有什么。”

  萧十一连忙把洞里洞外都看了看,最后摇了摇头,萧初九见状,对萧老道说道:“师父,我能下去,我下去把绳子背上来。”

  萧老道连忙一摆手,“有东西不想让咱们下去,你能下得去吗?”

  萧老道伸手夺过萧十一手里的火把,“走,都跟我再回去看看!”

  几个人带上包袱,又很快返回了主墓室,不过,从洞口到主墓室,一路过来,没有任何异常,萧十一的阴阳眼也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来到棺材近前,萧老道又作揖磕头说了一通好话。我太爷这时能看得出来,萧老道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对待善恶,泾渭分明,他这时不想欺负良善之人,哪怕是一具尸体。要不然,把尸体从棺材里拖出来,一把火烧掉,什么怪事都没了。

  我太爷小心翼翼对萧老道说道:“萧兄,既然乾门里没什么,会不会是坤门里有问题?”

  萧老道点了点头,“那咱们就到坤门里看看吧。”几个人离开乾门,直奔旁边的坤门。

  坤门里的布局和乾门一模一样,也是一间耳室、一间主墓室,只是乾门里的耳室在右边,坤门在左边,两处是对称的。

  萧十一又把坤门里看了一遍,最后还是摇摇头,萧老道顿时一咬牙,“看来,只能把这间主墓室也打开看看了。”

  和之前的方法一样,萧初九先用铁锤砸,然后几个人用撬棍撬,也就一顿饭的功夫,坤门的主墓室也被撬开了,墓室里面,居然和乾门的主墓室也是一模一样,就连石椁看上去都是一样的。

  萧十一又把坤门墓室看了一圈,还是没有任何发现,萧老道的眉头拧成了疙瘩,朝石椁看了看,却没让把石椁撬开,最后,他冲众人摆摆手,“走,回洞口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  很快的,几个人又回到洞口,萧老道站在洞口朝下面看了许久,回头吩咐萧初九,“初九,你试试吧,看能不能下去,不过要多加小心!”

  萧初九连忙答应一声,从包袱里拿出撬棍和细绳,不过,还没等萧初九把撬棍绑到脚上,几根撬棍就像生命似的,骨碌碌滚动起来,一口气从洞口滚出去,朝崖底落去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萧老道大叫一声:“十一,看见是啥了吗?”

201805/17/9205_3424980 201805/17/9205_342498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