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六十五章 哭丧送葬

第六十五章 哭丧送葬

更新时间:2018-08-07 11:20:18

  萧老道朝我太爷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看。”太爷放下手里的家伙什儿,走到了萧老道身边。

  萧老道抬手朝周围山脉指了指,“你看这地方,水环山抱,山有魄、水有魂,灵气十足、风水上佳。”

  萧老道又一指正在挖掘的地方,“此处位置于这一带的风水正穴,地方是找对了,只是……立的向不对,乾山巽向,此向本就多厄,水又自右向左、出丁入乙,主,子孙淫乱怪病,山峰又在庚申,主,孤贫空亡,埋在此地之人,子孙先富贵十至十五年,而后淫乱无度,得怪病暴毙而亡,而且,迄今为止,他们家里人已经死绝户了,刚开还没挖的时候,这地方光秃秃的,一根草都没长。坟头草也是很有讲究的,但是,坟头一根草都没有,说明墓主已经没有任何子嗣在世。”

  说着,萧老道又一指坟头的柳树,“再看看坟头这棵垂柳,这树干一人都抱不过来,至少在三十年以上,对于坟冢里的墓主而言,可谓是福不双至、祸不单行,这么大的柳树,还离坟头这么近,树根应该已经穿透棺材板,影响到棺材里的尸体。树根穿棺,亡魂便不得安宁,家里子嗣轻则抱病连年,重则,鬼魂会冲棺而出,跑回家里胡闹,致使家里鸡犬不宁,不过,在树根没穿棺的时候,他们家里人恐怕已经死绝户了,这时,怎么办呢,老弟你说,鬼魂不安宁,却又闹不了家里人,他该咋办呢?”

  萧老道看了看我太爷,我太爷想了想,说道:“那他就会闹从这里经过的人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萧老道点了点头。

  我太爷问道:“那咱现在挖墓,是为了……给墓里的尸骨换个地方埋下吗?”

  萧老道闻言,顿时笑道:“换地方埋?老弟呀,亏你想得出来,你看老哥我像是做这种善事儿的人吗?”

  我太爷看了萧老道一眼,心说,昨天不是刚刚把瘦子一家人埋了嘛,还给人家买了三口上好棺木,怎么不像做这种善事儿的人呢?

  不过,这话我太爷只在心里想了想,没说出口,萧老道也是个好面子的人,这么说我太爷怕他面子上挂不住。

  我太爷说道:“那咱们把坟刨开以后该怎么办呢?”

  萧老道顿时一脸错愕,“你怎么问我怎么办,这个得问你自己呀老弟,刨开以后,就得看你的了,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  我太爷顿时皱了皱眉,说道:“要是真像你说的,坟向不对,又被树根穿了棺材板,那咱们只要把尸骨起出来,换个地方埋下就行了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,连忙一摆手,“不行,换地方埋,前晌的桃木楔子不是白削了吗,再说了,咱们是掏坟掘墓的呀,咱是盗墓贼,不是整天给人哭丧送葬的!”

  太爷顿时露出一脸无奈,“那好吧,等刨开以后,咱先看看尸骨,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它。”

  坟冢很快被刨开了,果然和萧老道说的一样,有一条粗壮的树根,横着从棺材的尾板,也就是龟板,穿了进去,直接钻进了棺材里,从露在棺材外面的树根粗度来看,棺材里面树根至少有四到五尺长,占据了棺材长度的一多半。

  这时,棺材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,据萧老道推断,棺材埋下至少有一甲子的年景了,也就是说至少有六十年了。棺材板几乎和周围的土地融合到了一块儿,已经看不出是啥木头,木头丝里面全是土,棺材盖根本用不着撬棍,几个人用铁铲直接把棺材盖拍碎了。

  棺材两侧的日月板还可以,不过看着就像两扇土墙。萧十一跳进棺材里,很快清理出落进里面的碎块,这时再朝棺材里一看,萧老道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“真他娘的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材呀!”

  我太爷不明白萧老道这话啥意思,打眼朝棺材里看看,一具烂的不成样子的尸骨,尸骨身上的衣裳也烂的一缕一缕的,已经看不出模样儿,在尸骨的脚下位置,放着七个鸡蛋大小的黑色珠子,在尸骨的双手位置,放着两个巴掌大小的圆盘,一个看着是土黄色的,一个跟那些珠子一样,也是黑乎乎的,在尸骨的头顶,似乎还有什么东西,只是时间太久已经烂掉了,好像是纱布之类的东西。

  萧老道连忙吩咐棺材里萧十一,“快把盘子珠子都拿上,这回没白来,居然能有这么多意外之财!”

  我太爷大惑不解,问萧老道,“萧兄,这珠子和盘子都是些什么东西,这么黑,能值钱吗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老弟,你可别看走眼了,这些可是正儿八经的真金白银呀,这七个黑色的珠子,是银镏子,也就是银珠,这两个盘子,一个是金盘,一个是银盘。”

  萧十一这时候已经给双手缠上了红布,开始捡棺材里的珠子,我太爷又朝盘子和珠子看看,问道:“那怎么都是黑色的呢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这是尸体腐烂后的尸油和尸气沾在了上面,加上树根穿透了棺材板,棺内的气场起了变化,里面的物件跟着也就变了,不过这个没事儿,拿回去用隔夜的浓茶泡上几个时辰,一擦就干净。”

  我太爷又问:“那他这棺材里,为什么放这些东西呢?”

  “这个?”萧老道笑了:“简单点儿说,这个叫手捧日月、脚踩七星,七个银镏子,为七星,尸体左手里的金盘为日,右手里的银盘为月,尸体头顶上应该还罩着一块紫纱,好比紫气在云天,这还有个名堂:脚踩七星走,手托日月生;灵台罩紫气,来世富贵人;也就是说,下辈子投胎能够大富大贵。”

  萧老道说完,一向不苟言笑的太爷,顿时笑了一下,萧老道也笑了,“有些事儿,做的再好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,就像这位,六十多年了,还没投胎呢。”

  说话间,萧十一把棺材里的物件掏空了,萧老道将珠子和盘子拿在手里,分别掂量了几下,冲着棺材里的尸体嘿嘿笑了起来,“原本呢,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,不过呢,有那么一句话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看你老哥就挺识时务,贫道一个出家人,就不跟你计较了,善念为本、慈悲为怀嘛,你现在呢,跟我们走,贫道给你找个地方,这穷山恶水的,太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太爷一听,都懵了,连忙对萧老道说道:“萧兄,你刚才不是说,打开棺材以后,交给我来处理吗?”

  萧老道看了我太爷一眼,“老弟呀,人得学得激灵点儿,得知道变通呐……”说着,萧老道把手里的黑球和黑盘子在我太爷眼前晃了晃,“你看看人家,送了咱这么多物件儿,咱还好意思再整治人家么,伸手不打送礼人嘛。”

  我太爷嘴唇顿时哆嗦了几下,“那、那你现在想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办?收了人家的礼,当然得给人家办事儿不是,我给这位爷找个地方再埋下……”

  我太爷闻言,顿时啥话也说不出来了,这老道士,变通的也太快了吧……

  萧老道把自己的道袍脱下来,亲自跳进棺材里,把里面的尸骨一块块捡起来,用道袍裹上,隔着道袍,对里面的尸骨说了句,“跟贫道走,贫道给你换了个新家。”随后,道袍让萧初九抱上,招呼众人离开。

  几个人顺着小河往上游走了起来,萧老道走在最前面,我太爷走在最后看,太爷看着萧老道的后背,感觉自己根本琢磨不透他,行事乖张、时正时邪,眼下这事儿,应该是见钱眼开了吧?

  顺着河走了能有半里地,萧老道在前面停了下来,招呼众人原地等着,他自己脱掉鞋袜,拿在手里,蹚水走到了河对面。河水并不深,最深的地方也只到大腿而已。

  河对岸,萧老道拿着罗盘转悠了好几圈,随后招呼我们太爷他们,全都趟水过去,找到合适地方了。

  我太爷他们三个见状,连鞋袜都没脱,抱上尸骨,直接蹚水过去了。

  尸骨放到地上,萧老道拿着罗盘又看了看,对地上的尸骨说道:“这位爷,咱就这里吧,这地方,灵气虽说差了点儿,但是位置比刚才前多了,你看看,我还给你调了个向,咱现在来到了河对岸,巽山乾向,水出坤至卯,后代子孙,富贵双全呐,对了,你已经没有子孙了,不过没事儿,这里绝对是快风水宝地。”说完,萧老道招呼众人,挖坑埋骨。

  我太爷这时挺郁闷,从身上拔出一根桃木楔子,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:“看来这些桃木楔子,真的是白做了。”

  萧老道闻言看了我太爷一眼,“怎么了老弟,是不是对老哥这做法儿不满意呀?”

  我太爷一愣,这老道士,好像能看透自己的心思似的,随即说道:“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。”

  萧老道笑了,问我太爷:“知道我们每次掏富贵的时候,为啥要在棺材头上香烧纸吗?”

201805/17/9205_3439659 201805/17/9205_343965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