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八十三章 大堂之上

第八十三章 大堂之上

更新时间:2018-09-02 2:37:57

  “老子跟你拼了!”

  太爷话音没落,车夫丢开缰绳,也从腰里拔出一把腰刀,不过,他并没有朝我太爷冲过来,居然反手一刀,扎在了其中一匹马的屁股上,被扎的马匹顿时嘶叫一声,疯了一样跑了起来,旁边的匹马,登即被这匹马的疯狂传染了,跟着也疯跑起来。

  “咔擦”一声,马匹后面的限制横杆,被两匹马撞断,两匹马的后腿彻底解放出来,马车顿时失控,速度像飞了起来一样。

  车夫纵身从马车上跳了去,太爷见状,也想跳下去,但是,车上还有三名女子,马匹已经受惊,要是不想办法让它们停下来,搞不好就是车毁人亡。

  这时候,容不得我太爷多想,一咬牙,不再理会跳车的车夫,从颠簸的马车后面来到前面,揪住马缰绳,脚下一个千斤坠,大喝一声:“给小爷停下!”感谢“jimmy”的百元红包。

  马匹,不是人,听不懂我太爷的话,再加上两匹马这时候已经进入疯狂状态,根本拉不下来。

  马车随着马匹的疯跑,剧烈颠簸着,我太爷心里十分着急,回头一看,就见三名女子被颠的朝马车后面移动起来,再让马匹跑下去,姑娘们就得从马车上颠下去。

  越是紧急情况,越不能慌乱,这是我高祖教给我太爷的话,太爷给自己稳了稳心神,再次一扯缰绳,脚下又一个千斤坠。

  “咯嘣”一声,太爷顿时朝后一个趔趄,险些没摔翻在马车上,往自己手里一看,缰绳居然被扯断了,但是,两匹马却没能停下,与此同时,整个儿车身传来咯吱咯吱的乱响,马车似乎就要散架了。

  太爷没办法,嘴里大骂一声,一伸手,把之前车夫扎在马屁股上的那把短刀抽了出来,马匹再次吃疼,屁股上飞溅起血点子,跑得更加疯狂。

  太爷单手抄刀,双脚猛蹬车辕,纵身一跃,骑在了这匹马的马背上,抄起短刀毫不犹豫,“噗嗤”一声,在马匹的脖子里扎了一刀,马匹顿时浑身一哆嗦,但并没有直接翻倒,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,太爷丢了短刀,从马背上一跃而起,又跳回了马车上。

  这时候,其中一名女子已经快被颠下马车,太爷一伸手,抓住她一条胳膊,又把她拖回了马车上。

  被太爷割了脖子的这匹马,屁股上、脖子里,都在不停朝外冒血,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吐血,速度越跑越慢,强弩之末。旁边那匹马,受到它的牵连,速度跟着也慢了下来。

  渐渐地,马车越来越慢、越来越慢……最后,就像一场过去的疾风骤雨,终于宁静下来,被我太爷割了脖子的这匹马,气血耗尽,“噗通”一声,奄奄一息跪躺在地上,再也起不来了,另一匹马,受到它的拖拽,也跑不动了,马车彻底停了下来。

  太爷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长长舒了口气,回头再看马车上的三位女子,虽然还在昏迷当中,但个个安然无恙,再朝身后远处看看,也不知道马车跑出去多远,这时候别说蓝衣男子和跳车的车夫,就连镇子的轮廓也看不见了,周围一片漆黑荒芜。

  太爷顾不上喘气儿,先将三位女子的手脚解开,喊了几声,却不见醒过来。从马车上跳下,被他割了脖子的那匹马,已经死去,将死马从车辕上解下来,太爷对死马说了句:“你要是听话,我也不至于要你的命。”

  随后,太爷又对另一匹跑的筋疲力尽的马匹说道:“你老老实实把我们带回镇子,我饶你一命。”马匹没理会我太爷,因为它听不懂我太爷的话。

  太爷把扯断的缰绳重新接上,调转马头,这时候,活着的这匹马也疯够了,十分老实,太爷赶着马车、载着三名依旧昏迷的姑娘,沿路返回镇子。

  一路上,太爷左顾右盼,但并没有找到跳车的车夫和蓝衣男子,只见到了被他一脚踢下来的车夫,这车夫已经奄奄一息,太爷停下马车又给他补了一剑。

  等太爷赶着马车回到客栈,就见客栈里外、灯火通明。客栈门口,站着几个衙役,太爷刚把马车赶到客栈门口,几个衙役立马儿拔刀冲了过来,太爷当即剑眉一挑,从马车上跳了下来。就在这时候,客栈传来一个声音:“都别动手,他是我们的人。”

  太爷一听,是萧老道的声音,太爷站在原地没再动作,几个衙役过来不由分说,把官刀架在了我太爷脖子里,与此同时,萧老道从客栈里跑了出来,“误会呀,几位官爷,误会了,他是我们的人。”萧老道话音没落,从客栈里走出一个捕头模样的人。

  我太爷这时候一身白袍,半身都是血,脸上也是血,看上去十分吓人,捕头看看我太爷,冲萧老道问道:“他真是你们的人?”

  萧老道连忙点头,“真是我们的人,一起打把势卖艺的伙计。”

  捕头又问:“那他身上的血怎么来的,是不是杀了人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萧老道看向了我太爷。

  太爷冷瞅了捕头一眼,就见这捕头四方脸、一脸络腮胡,看上去还算有几分正气,太爷说道:“这是马血,马车上有三位被掳走的姑娘,马惊了,我只能把马杀掉一匹。”

  捕头闻言,一摆手,几个衙役放开我太爷,走到马车跟前一看,其中一个衙役立马儿回禀:“头儿,车上确有三名女子。”

  捕头看看我太爷,又看看萧老道,“把他们全部押回去。”

  一声令下,从客栈里又出来几名捕快,其中两名捕快押着卖艺老头儿,另外又过来两个,把萧老道也押上了。

  太爷见状,看着捕头冷冷问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捕头上下打量了我太爷一眼,“现在客栈里有四条人命,你说我们想干什么?”马车旁边的几名衙役,再次把官刀架在了我太爷脖子上,太爷把眼睛一瞪,就想反抗,萧老道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  或许,因为小镇繁华的缘故吧,县衙居然就设在这个小镇上,众官差押解着我太爷他们,离开客栈顺着大路走了没多远,一个大门楼出现在路边,门口前面还有两尊石狮子,门楼上一块匾额,写着什么县衙来着。太爷已经记不清那是什么县的县衙了。

  这时候,县衙里也是灯火通明,一个老书生打扮的半大老头儿,在门口等着。来到门口,捕头给老书生打了声招呼,“师爷,快请老爷连夜升堂吧,镇上出了几条人命案!”老书生连忙转身去了后堂。

  太爷三个人,全被押到了堂上,随后,三名昏迷的女子和四具尸体,也被抬到了堂上,店小二和客栈掌柜的,战战兢兢也跟着进了大堂。

  没一会儿,县大老爷打着哈欠从后堂出来了,一看堂下这阵势,躺着七个站着五个,其中一个浑身还血淋淋的,顿时打了激灵,大声问道: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!”

  捕头连忙禀报:“禀老爷,今夜子时,有人报案,说客栈出现采花大盗,属下立即带人赶往,抓获一干人等,并且救回三名被劫女子。”

  我太爷一听,朝捕头瞥了一眼,心里有些不痛快,明明是自己冒险救下的女子,怎么成了他的功劳呢。

  县大老爷闻言,给自己稳稳神儿,坐到案桌后面的椅子上,看看堂下众人,正色问道:“谁是采花大盗?”

  没人吭声,捕头朝缩在一边的店小二吼了一声:“问你呢,谁是采花大盗?”

  店小二看看萧老道、又看看卖艺老头儿,战战兢兢抬手朝地上的四具死尸指了指,“他们、他们四个,是、是小的来、来县衙报、报的案。”

  捕头朝县大老爷一拱手,“禀老爷,确实是这个店小二报的案。”

  县大老爷闻言,没理会店小二,看看地上的四具尸体,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我太爷身上,“他是什么人?”

  我太爷身上、脸上全是血,看着都叫人心惊肉跳,就他现在的样子,很容易被人误解,捕头冲店小二吼了一嗓子,“问你呢!”

  店小二一激灵,只朝我太爷看了一眼,战战兢兢回道:“他、他是我们店里的客官,跟、跟这两位……都、都是打把势卖艺的。”

  “此话当真?”县大老爷看了看店小二,把目光落在了客栈掌柜身上,很显然,这县太爷对客栈掌柜并不陌生,他们之间应该认识。

  客栈掌柜比店小二强上一些,连忙拱手回禀:“回大老爷,死的这几个,全是采花贼,他们用利器锯断门板,闯进我们店内想要行凶,幸得这三位义士出手相助,小店才幸免于难。”

  县大老爷闻言,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吩咐旁边的老书生,“师爷,下去验看尸体。”

  老书生答应一声,走到四具尸体跟前,分别扒开衣裳,仔细验看了伤口,最后回禀:“回老爷,四具尸体,三具均被利器所伤,一刀毙命,还有一具,胸前有碗口大一片淤伤,应该被人以重拳震碎心脉,吐血而亡……”

  县大老爷闻言,脸色变了变,冲我太爷三个人问道:“敢问三位义士,他们都是被何人所伤?”

201805/17/9205_3452053 201805/17/9205_3452053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