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八十六章 冤鬼错案

第八十六章 冤鬼错案

更新时间:2018-09-06 1:43:58

  于是,上一任知县就把这件案子压了下来,等他离任之后,现在的这位县大老爷过来任职了。这位县大老爷一开始不知道,后来才发现,县衙大牢里居然闹鬼,一问师爷,师爷把这宗冤案告诉了他。

  他一看,这是上一任知县的错案,这要是审起来,上一任也有责任,正在犹豫之际,上一任知县给他来了一份密信,信里的大致内容是说,牢里那件死鬼冤案,不能翻案重审,想办法把那鬼弄走,要是敢重审,你的乌纱就没了。

  上一任知县以大压小,这一任县大老爷没了办法,一面封锁消息,一面私下里到处找能人驱鬼。先后倒是找了好几个,但是,谁都拿这鬼没办法,找来的这些人,说的基本上还都一样,说是必须把这鬼的怨气化了,才能送走,要不然,怨气不消,弄走了还会再回来。

  县大老爷就问那些人,那就不能把鬼收住、或者封在那里吗?这些人纷纷摇头。后来,有人给出了个主意,说是鬼怕恶人,可以往大牢里关押一些杀伤人命的凶徒,这些凶徒身上的煞气,能把牢里的鬼吓走。

  县大老爷这时候也没别的办法了,只能用这法子试了试,谁知道,并不管用,那些杀人凶犯,关进牢里以后,过不了几天,不是疯就是上吊。感谢“kitty18866”的百元红包。

  随后出主意的这人,又说了,这些凶犯不行,身上煞气不够重,除非找一些杀伤几条人命的凶犯才能吓住它。不过,他们这一带,老百姓都比较淳朴,法制推行的也不错,没有连伤几条人命的凶恶之徒。

  后来,县大老爷就自己想了个法子,在镇子上重新选个地方,再建一座牢房,把现在这座拆掉,县大老爷合计着,只要牢房一拆,这个吊死鬼自然就呆不下去了。

  然而,还没等动手拆牢房,县大老爷的老婆居然病了,迷迷糊糊的,满嘴胡话,县大老爷的老婆说,你要是敢拆大牢,我就要你全家的命!

  县大老爷害了怕了,而且骑虎难下,一边不能翻案重审,一边还不能拆掉大牢,就这么的,一转眼,十几年过去了,大牢里的吊死鬼虽然没出来折腾过,但是,大牢毕竟在县衙里边儿,吊死鬼就像颗不定时的炸弹,谁愿意跟它住在一块儿呢,这就成了县大老爷的一块心病。期间呢,又送进去几个杀人犯,但是,送进去一个死一个。

  直到现在,直到遇上了我太爷,我太爷一夜连杀五条人命,县大老爷在心里暗暗点头,连杀五人,面不改色,还有一身的好武艺,这人应该能行。

  原本,县大老爷只打算把我太爷一个人关进大牢里试试,谁知道卖艺老头儿不长眼,只好把他也一起送了进去。

  等把我太爷和老头儿押下去以后,县大老爷让众衙役和一干人等退堂,只留下萧老道、师爷和捕头。

  县大老爷把萧老道叫到身边,悄悄问他,你既然是道士,那你会不会驱邪呢?

  萧老道多精明的一个人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这位县大老爷,肯定是遇上啥邪事儿了,要不然不会这么问自己。

  萧老道就笑着对县大老爷说,大老爷呀,你这回可算是看走眼了,我虽然是个道士,但不会驱邪,被你关进大牢里的那位年轻人,他才会驱邪,他爹是黄河边上赫赫有名的驱邪大师,这年轻人深得他爹的真传。

  县大老爷一听,感情,踏破铁鞋无觅处、得来全不费工夫,又有煞气、又会驱邪,这种奇人上哪儿找去?连忙吩咐捕头,把卖艺老头儿弄出来,留我太爷一个人在牢里,他要是能活过今天晚上,说明他真有本事。

  捕头得令,把老头儿从牢里弄了出来,把我太爷身上的枷锁也打开了,随后,捕头带着一群衙役,守在大牢外面,听牢房里的动静。

  我太爷在里面拍门的时候,把他们都吓了一跳,以为是那鬼敲门,后来一问是我太爷,而且我太爷还扯断了谁的一条胳膊。

  捕头听了大喜过望,果然跟别的囚犯不一样,之前那些囚犯,他们一般都是等在外面给他们收尸的,眼下这位不但没事儿,还略胜一筹,立马儿把门打开了。

  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,有些话,县大老爷并不想给萧老道说那么详细,但是,萧老道是什么人,机智过人、见缝插针,一点点把牢里的这些事儿,从县大老爷嘴里套了出来,当然了,套出来的代价就是,他说出了我太爷的真实身份。

  这位县大老爷没听说过我太爷的名号,但他身边的师爷听说过。一般师爷这个职位,都是通古博今、博学多才、消息极多的人,什么正史野史、江湖消息、小道消息,没有他们不知道的。

  师爷跟县大老爷说,这个“刘念道”,可不是一般人,据说在他少年时,在黄河里杀死过一条龙,后来不知因何事流落山东菏泽,在那里单枪匹马剿平了最大的响马山寨,现如今,那些响马山寨全都传下话来,都想要他的项上人头,但是,谁都没再见到过他,可以说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刘念道的父亲,也确实是黄河边上,赫赫有名的驱邪先生,人称“宣义师傅”,据说是菩萨身边的金刚转世。

  县大老爷听师爷这么一说,既然错愕又高兴,真是歪打正着,逮着这么一个奇人,让他对付一个小小的吊死鬼,肯定是手到擒来!

  萧老道不放心我太爷,毕竟我太爷没有驱邪的经验,就跟县大老爷请求,带着卖艺老头儿,等在牢房外面,万一里面出了啥事儿,他好第一时间冲进去。

  等萧老道把事情始末给我太爷讲完的时候,酒菜也上了一大桌子。县大老爷一脸赔笑,端起酒杯给我太爷敬酒,“刘大侠,先前多有得罪,还望大侠海涵。”

  太爷这时候心里也明白了七七八八,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,连忙端起酒杯,回敬县大老爷,随后一饮而尽。

  放下酒杯,县大老爷问我太爷,“刘大侠,你看牢房里那个、那个……该如何处置呢?”

  太爷连想都没想,说道:“很简单,我到牢房里做场法事,把它送走就行了。”

  县大老爷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,之前找过无数能人,他们都是这么说的,但做完法事不但送不走,每次还要激怒于它,迁怒于我后宅的家眷。”县大老爷的意思,每次找人驱邪,不但赶不走,还把吊死鬼惹怒了,返回头去折腾县大老爷的老婆孩子。

  太爷闻言,想了想,问道:“那这吊死鬼到底有何冤屈,他犯的又是什么案子?”

  县大老爷顿时露出一脸无奈,“本县不想得罪上一任知县,这案子的具体详情,不能告诉你们,刘大侠只管收鬼就是了。”

  我太爷微微蹙了蹙眉头,感觉在这一点上,县大老爷做的太不地道,有冤不给伸,人家不闹你闹谁去?只怕之前的那些能人异士,也是因为这个,才不愿意收这吊死鬼。

  太爷独自端起酒杯,一边喝一边思考,一杯酒下肚,太爷看向了萧老道,“萧兄,不如把十一叫过来吧。”萧老道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

  太爷又对县大老爷说道:“大老爷,你可否借我三套官服?”

  县大老爷连忙应允,“这个好说,这个好说,只是……只是不知刘大侠,借官服作何用处呢?”

  太爷一笑,“您不必多问,等我用过之后,自会归还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县大老爷连连点头,“我不问、我不问。”

  太爷接着问道:“这吊死鬼生前,叫什么名字?”

  县大老爷脸色一窒,犹豫起来。我太爷见他不太想说,连忙补充一句,“若是不知道他生前的名字,我可就没办法抓了。”

  县大老爷闻言,似乎怕太爷甩手不管,连忙说道:“姓吴、名正仁……”

  太爷一点头。

  酒宴过后,天色都蒙蒙亮了,白天鬼不容易出来,太爷就跟县大老爷商量,等晚上再过来。

  回到客栈,萧初九等人已经醒了,他们昨天全都被迷翻了,对昨天发生的事儿,一无所知。

  太爷和萧老道、卖艺老头儿,都折腾了一夜,再加上喝了点儿酒,又困又乏,萧老道随即吩咐萧初九和萧十一,陪卖艺姑娘和那小伙子一起出去,和他们打场子一起卖艺。主要是想他们几个在一起,相互有个照应。

  老头儿闻言连连对萧老道称谢,老头儿就没再出门卖艺,三个人各自回房睡下了。

  中午,起床吃午饭,萧老道问我太爷,晚上打算怎么办,我太爷一笑,对萧老道说,晚上,咱们俩,再带上十一,冒充官差去大牢里审问一下那吊死鬼,看它到底有啥有冤情,等弄清楚冤案以后再说。

  萧老道一听,顿时恍然大悟,说了句,怪不得你跟县大老爷要官服呢……

  是夜,萧老道、我太爷,还有萧十一,赶往了县衙,这时候,县衙师爷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在他手里,还托着三套崭新的官服,不过,不是县太爷的官服,县太爷的官服不能轻易让别人穿,全是捕头样式的官服。

  三个换上官服,直奔县衙大牢。

201805/17/9205_3454439 201805/17/9205_345443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