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代3 太爷传奇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小说目录 > 第八十七章 替鬼雪恨

第八十七章 替鬼雪恨

更新时间:2018-09-07 1:11:26

  是夜,刚刚打完三更,太爷抬手推开了大牢木门,三个人鱼贯而入。

  大牢里,墙上的油灯跳动着,发出昏暗的光芒,太爷从门口墙根顺手拉过一条椅子,掸了掸上面的灰尘,放在了两侧牢房的中间,萧老道一摆身上的官袍,面容肃穆地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太爷和萧十一,一边一个,站在了萧老道的两侧,太爷朝空荡荡的牢房里看了一眼,大声喝道:“青天大老爷在此,谁有冤情,速速来报,大老爷为你们伸冤报仇!”

  太爷喝罢,墙上的油灯跳动了几下,太爷见状,下意识看向了萧十一,萧老道也看向了萧十一,萧十一朝油灯看看,摇了摇头。

  太爷明白,萧十一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,太爷再次大喝:“谁有冤情,速速现身,大老爷会给你们做主的!”

  “噗”地,太爷话音刚落,牢房墙上的油灯全部熄灭了,太爷眼前一黑,紧跟着,就感觉旁边的萧十一有了动作,太爷扭头一看,就见萧十一冲萧老道快速比划起来。

  这时候,一股冷风吹过,萧十一停下动作,三个人同时看向牢房深处,紧跟着,萧十一再次打起了手势,乌漆嘛黑的,太爷勉强能看清他的手势,这是打给他的,意思是说,牢里有东西出现了。

  太爷又朝牢房深处看看,除了黑,什么也看不见,太爷厉声说道:“里面那人,有何冤屈,上前来和青天大老爷说个明白!”

  太爷话音一落,冷风一阵阵吹来,萧十一穿着大人的官服,显得拖拖拉拉,这时,他把官服往身上裹了裹,整个牢房里,显得阴冷无比。

  冷风吹开地上凌乱的稻草,一点点来到近前,风停了下来。这时候,萧老道朝我太爷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问道:“老弟,你看到了吗?”

  我太爷朝萧老道轻轻点了点头,反问道:“萧兄,难道你也看到了?”

  萧老道说道:“我看的不是太清楚,模模糊糊的,好像有个纸人站在咱们跟前,还少了条胳膊!”

  我太爷一点头,“我也看见了,也不太清楚,不过,他的那条胳膊应该是我扯掉的,萧兄,你赶紧问他吧,别给他看出咱是假冒的官差。”

  萧老道随即把脸色正了正,冲模模糊糊的纸人问道:“堂下何人,报上名来!”

  停了一会,萧十一挽起又宽又长的大袖子,打手势道:他说他叫吴正仁。

  太爷和萧老道一听,俩人一对眼神儿,对上号儿了。

  萧老道再次问道:“吴正仁,你有何冤屈,快快讲来,本官为你做主!”

  吴正仁的鬼魂这时候还挺老实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是,模模糊糊的纸人影子,看着有些唬人。他的鬼魂怎么成了个纸人,我太爷当时想不明白,当时的情形,也来不及去想这个。

  纸人手舞足蹈地在那边说着,萧十一忙活着给我太爷和萧老道打手势翻译:

  这个吴正仁,生前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,货郎是干啥的呢,一般都是身上背个大篓子,手里拿个拨浪鼓,一边走一边吆喝,走街串巷卖一些女人用的针线、麻绳、女人喜欢的小玩意儿、便宜的小首饰等等。既卖也收,还能货换货,来回倒腾,用现在话说,中间赚个小差价。

  有这么一天,天上飘着鹅毛大雪,吴正仁冒着雪转了大半天,没倒腾出一样儿物件儿。

  这时候,刚好从一个大户人家门口经过,摇了几下拨浪鼓,大门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五十岁出头的小老头儿,小老头儿喊住吴正仁说,自己是这大户人家的管家,他们家夫人想看看他有什么好玩意儿没有,想买几件送给孩子们玩儿。

  吴正仁一听挺高兴,也没多想,跟着管家来到了后院,在一般情况下,生人是不能进人家的内宅后院的,交易一般都在前院进行,而且一般都不能进屋。

  谁知道,吴正仁跟管家来到后院以后,管家非要他进屋,说是夫人身体不好,天寒地冻,出门不方便,你把东西拿到屋里,让夫人挑几件。

  吴正仁听管家这么说,也只好跟着管家进了屋,不过,进屋以后,屋里居然没人,管家说,夫人可能在别的屋里,你在这里坐一会儿,我把请夫人过来。

  管家离开的时候,还把房门给关上了,吴正仁放下身上的篓子,坐在屋里就等上了,不过,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这时候,就听见“哗啦”一声,好像什么东西被人摔碎在了门口,吴正仁就想开门到外面看看,谁知道,一拉房门,这才发现,房门居然从外面反锁了,吴正仁顿时着了急,拍着门在屋里喊上了,一连喊了好几声,外面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  吴正仁随即在屋里急的团团转,等了许久,房门突然被打开了,“呼啦”一下,冲进来一群衙役,二话不说,把他摁翻在地上,随后,衙役在屋里四下一找,在床上找到一具女尸,用被子裹着,身上被捅了好几刀,早已经气绝身亡。

  又有一个衙役,拿过吴正仁的篓子,在里面一翻,翻出一把血淋淋的短刀和一包女人用的金银首饰,这时候,管家哭喊着进来了,跪在女尸身边就哭开了,嘴里说啥,夫人呀,你不该叫我把货郎带进后堂,更不该让他进屋,现在可好,他居然见财起意,害了你的性命!

  吴正仁这时候,看着女尸、看着哭喊的管家,脑子里变的一片空白,人都傻了……

  吴正仁很快被衙役押上县衙大堂,上一任知县开堂审讯,吴正仁这时候清醒了不好,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说是管家带他进的后堂,到后堂以后,里面根本没人,自己就在后堂等着,后来听见外面有响动,想出去看看,门却被锁上了,自己并没有杀人。

  上一任知县听了就问吴正仁,你既然没有杀人,篓子里的短刀和金银首饰怎么解释呢?人证物证具在,你还想抵赖吗?

  吴正仁顿时无言以对,他不知道篓子里的短刀和金银首饰是怎么来的。

  上一任知县又问管家,管家说,夫人想买些小玩意儿,给孩子们玩儿,不过,天寒地冻,夫人身子又不好,就让他把货郎叫到屋里,她要亲自己选一些小玩意儿,谁知道,这货郎进了屋以后,见财起意,趁自己离开房间准备茶水之际,从篓子里拿出短刀,杀死夫人,抢了屋里的钱财和夫人身上的首饰,自己端着茶水返回的时候,刚好看见货郎把短刀和金银首饰放进了篓子里,吓得他把手里的茶盏都摔碎了,随后他把房门锁上,跑来县衙报案了。

  上一任知县听完,点了点头,确实是管家报的案,门口也确实有摔碎的茶盏,不过,案件还有几个疑点,必须查看过案发现场以后才能定论,于是,就把吴正仁暂且收监,等验看了现场以后,再开堂复审。

  几天后,开堂复审,上一任知县直接判了吴正仁死刑,秋后问斩。这其中原因很简单,上一任知县肯定收了那大户人家的银子。

  吴正仁无缘无故被判了秋后问斩,冤深似海,心里可想而知,最后,吊死在了大牢里。

  事情说到这儿,也就说完了,萧十一再次给萧老道打手势,意思是说,吴正仁的鬼魂,希望能给他平冤昭雪。

  萧老道点了点头,问道:“那你可知道,那位夫人,是被何人所杀吗?”

  停了一会儿,萧十一打手势说:是他们家的老爷所杀,他们家老爷看上一户人家的姑娘,想要纳为小妾,夫人知道以后,暗中找人,割花了那姑娘的脸,老爷知道以后,和夫人大吵一架,一怒之下,用刀刺死了夫人,夫人死后,吴正仁刚好路过他们家门口,管家灵机一动,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。

  吴正仁被带进房间的时候,那夫人的尸体已经在床上裹着了,并且,一名手脚麻利的家丁事先藏在屋里,外面摔了茶盏以后,吴正仁去门口查看,发现房门被锁,在门口喊叫起来,这时候,家丁出来把刀子和金银首饰放进了吴正仁的背篓里,等衙役过来把吴正仁押走以后,那名家丁悄悄从房间里溜了出去,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萧十一翻译完了以后,太爷和萧老道相互看了一眼,看来这户人家里,没一个好人呐!

  萧老道把头一歪,悄悄问我太爷,“老弟呀,你看接下来,咱该咋呢?”

  太爷连想都没想,“杀人偿命、欠债还钱,你别再说话,看我的。”

  萧老道笑着点了点头,我太爷冲眼前模模糊糊的纸人说道:“你想要我们为你平冤昭雪,只怕不可能了。”

  太爷话音一落,萧十一连忙打手势:你们帮不了我吗,既然帮不了我,为什么还要我出来呢?

  太爷说道:“我没说帮不了你,只是你的案子已经有十多年了,陈年旧案,现在想翻案不容易,不过,我有一个直截了当的办法,你要是同意,明天夜里就能给你平冤昭雪。”

  萧十一打手势问:什么办法?

  太爷一笑,“我明天把那老爷和管家的人头拿过来,用人头祭奠于你,你看行吗?”

  停了一会儿,萧十一打手势:他说行。

  太爷连忙说道:“好,不过,我取来人头,你就得离开这里,不许再留在阳间害人!”

  萧十一打手势说:我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,只是怨气难平,只要报了仇,我自然会离开的……

  从牢房出来以后,县大老爷、师爷、捕头,都在牢房外面等着,太爷把县大老爷拉到偏厅,两个人在偏厅里密谈了能有一个时辰。

  县大老爷起先不太同意我太爷的计划,最后,太爷说,你要是不同意,那就另请高明吧,县大老爷没办法,勉强答应了。

  不过,县大老爷郑重警告我太爷,这件事办完之后,你们一干人等,立马儿离开本县,永远不要再回来,这件事,也不许跟任何人说起,太爷满口答应。

  这位县大老爷,也不是吃素的,他居然把我太爷策划好的计划,改动了一下,他这么一改,让整个事件显得完美了……

  次日夜里,我太爷带上萧初九,穿上之前那四名采花贼的衣裳,又用黑布遮住脸面,跳进了大户人家的家里。这大户人家的地址,和房间位置等等,都是这位县大老爷提供的。

  两个人按图索骥摸进房间,轻轻松松割了管家和男主人的人头,随后,又给一间阁楼里放了迷香,这迷香是从那四名采花贼身上得来的。这些,都是那位县大老爷的主意。

  阁楼里是一位姑娘,据县大老爷说,这是男主人小妾生的闺女,年方二八,两个人迷翻姑娘以后,用被子裹上,抬着出了门,不过,还没等下阁楼,突然,有人大喊大叫起来:“有采花贼,快来抓贼呀……”

201805/17/9205_3455027 201805/17/9205_345502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